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动态信息 >> 媒体关注
江河之上
发布时间:2017-11-01 14:37:16来源:江西日报作者:罗张琴

江西以江为名,依水而兴,“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五条河流,养育了4600多万江西儿女;鄱阳湖,碧波千里,滋养着16.69万平方公里的赣鄱大地。许多城鲜活在水里,与江河湖泊一起,生生不息,源远流长。比如,景德镇:昌江水,浮梁茶,高岭土。比如,采访河长制过程中,我所遇见的玉山、于都和靖安。

“冰为溪水玉为山”。玉山,置信江之源,是东部入赣第一县,素有“两江锁钥,八省通衢”美誉。那一天,三清广场,七河河长庄重持旗,打响“净水”保卫战。时光向前,我们能否照面心中怀想的玉山净水?

寻访从初抵的夜晚开始。

七里仿古街沿冰溪河而建。冰溪是信江源流之一金沙溪河流经玉山县城的一段,水势开阔又平缓。四野茫茫。那里的河堤、房顶、凉亭,甚至门窗、墙壁、台阶,正呈现一种青色的、湿润的光。久看一会儿,会明白,那铺陈天地的青色、湿润之光,全都来自河上,是漾漾水波折射出的光芒。水波是黛青色的,透彻,有石青的质感,是一种非常宁静致远的颜色,让人想起星空与月亮之下的大海。

沿街十里,檐角高悬的红灯笼,是蜿蜒柔媚的另一条长河,有暗暖的火苗在此间跳动。不禁想起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来。但这里没有脂粉的暧昧,没有歌女的惆怅,也少有交织往来的舟楫,澄静以弥漫的方式存在着,分明又比秦淮河多了几分清雅。

玉山将七条河流、一百多座水库及大小山塘全部纳入“净水”之列,分段确权划界立碑,实施河长制,不允许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直接向河流排放。“制”落实在“治”上,人人都是“生态玉山”品牌的维护者、宣传者、监督者。

漫步沿河路,河边散步的不少居民,两手都不闲着。他们一手提着塑料袋,一手高举着手机,看到沿河有垃圾立即弯腰捡进塑料袋,发现河里有漂浮物或水有异样,赶紧停下脚步,拍照。耐不住好奇,我上前问询,拍照是要做什么呢?被问的居民有些腼腆,让我自己看。原来,他是一个村级河长,正将拍下的照片上传到河长工作群,一来通知保洁员及时打捞,二来提醒村民不要向河中倾倒垃圾。

河长向前巡河,他的背影,像版画,像剪影,从河边走过,汇入更广大的人群。心一动,眼神一闪,那些影印在水里的乌云,悠悠晃晃就走散了。月色溶溶,银光流泻一地。为了“净水”,治污、除渣、清淤、保洁、水库退养、河道治理、生态美化等各种专项整治,玉山一场接一场地做着。拆除占用河滩的违建房,种植三叶青等净水植物,关停毛家坞水库库尾非法煤矿,投资整修全县截污干管道……一桩桩,一件件,啃下来的全是硬骨头。

人类努力付出的,大自然一定会忠诚记录并回报以秀美山川。我愿化身一尾欢喜的鱼、一颗禅意的小石,甚至一株丰茂的水草,沾一沾玉山的雅!

清晨,微雨,我站在三清湖坝上。

那样一片水,盛大又温婉,是青山天然圣洁的床。那样一片水,生动而羞涩,是大地透漾着秋波的眸。雨,与每一个毛孔亲近,丝一般,温润如玉。细细的雨丝渗入泥土,很多草从石缝里钻出来,人似乎能听见田野的呼吸、种子的萌芽和生命拔节的动静。

快艇轻盈前行,如鱼入海。浪,腾起碎碎的温柔。人立其间,看白鸟蹁跹,看水花归隐,宛若驰时光之马驶向风平浪静日子里的海。水珠亲吻人的脸,再密密匝匝润湿着喉腔。湖区管理局的老邓自豪地说:“且喝着,常年一类水质。”当水润喉的那一刻,我们已然真切领略到它的纯净甘甜。

一座大型水库,在景区三清山脚下,水质却常年达一类水标准,这真是个奇迹。老邓说,奇迹的发生,在于三清湖的保护者——各级河长。去年此时,这里连片扎着好多个钓鱼筏,全是趁夜强行违规搭建起来的。不止钓鱼,吃喝拉撒全在水上,各种垃圾,脏乱不堪。管理局和这些钓鱼筏的主人交涉,要求拆除钓鱼筏,可他们根本不当回事。三清湖水质,一度降为二类水。

水质下降,心里着急呀!奈何一次次交锋,总是收效甚微。多亏实施了河长制,从县委书记到基层村干部,三级河长上下拧成一股绳,统筹多部门联合执法,利利索索,很快将违规搭建湖上的钓鱼筏全部拆除。之后,又将库面划区块,清理湖内垃圾;颁布行政命令,湖区不得有破坏森林、水质、土地的行为发生,不得沿湖建房;在紫湖镇修建污水处理厂……三清湖一类水又回来了。

快艇还在水上蜿蜒。骤雨初歇,天地如洗,水底攒动着青春的鱼群,流畅的鱼脊温柔了山河岁月。“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一个梦一般的场景。

挟一身清新气到食堂用餐。粗瓷碗里盛装着管理局自己养的鳙鱼,吃一口,鲜味瞬间在舌尖绽放。随后端上来的水芹菜、嫩豆腐,滋味不是别处能比拟的。这里的人,无论年长年幼,脸上都洋溢着一层水汽,一笑,耐看得很。山青如玉,溪碧无尘。在玉山,吐纳和感知的,都是一类空气一类水,我很想在这里生活、浸润,感受心向自然的气质。从来,心向自然,才是生命的最高本质。

于都,早称雩都。虽然知道取名为“雩”,其本义是因为北有雩山之故,但每看这“雩”字,总忍不住做“雨亏”之解。“雨亏”两个字,令爱水的我倍觉沮丧:雨亏不就是少雨么?少雨之地,水能成大势?一个地方,无水之大势,小到人的格局、胸襟,大到社会经济、文化等发展,能腾达到哪去呢?

城关,贡江镇,于都河绕城而过。河面宽八百余米,恢弘辽远。水流却平缓。极目望天舒的样子,很好地诠释出“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的豪迈气度。要知道,当年中央红军近十万人选择在这里,迈出举世闻名的长征第一步,此地必须是收得拢、撒得开、突得快的开阔地域呀!不然,队伍迅速换防、集结、休整等如何有保障?

此刻,太阳不再是峥嵘岁月里的金色大鼓,它只是一面蔚蓝色镜子。河流是妆台。小仙女们娇笑着,揽镜贴花黄。挨挨挤挤,不知是当中哪个,一失手,镜子坠落凡间。镜面碎在妆台上,粼粼铺闪着一层,夺人心魄的好看的光。仿佛蔚蓝色的大海一样。

一条船,停在海中央。是于都水上环卫所的打捞船。十四名深谙水性的渔民,经公开招聘后组成打捞队,保河水清洁。

队长和舵手在船上。其他十二人,六对夫妻档,每对合撑一条竹筏,分散在河面。我靠近当中一对年青的。男人撑筏,女人打捞。默契完成,相视一笑,说不出的柔软温情。他们说,六对夫妻分河段包干,巡捞完可收工。收工,也不回家,又双双一起划着渔船,打河鱼,换好生活。一条船上的时光,就是一条心的日子。天高地阔,干净的水映着纯净的情。

“哎呀嘞,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嘞……”歌声飘过,江水长流。一份质朴浪漫在大河深处绵延弥漫。战争年代离散远征,换如今儿孙幸福相守,这是革命最好的馈赠。岸上,“长征第一渡”碑,静默。

沿健康步道慢慢走。身边,一些花,旁若无人地开着。高低参差的树木给了花任性的空间,仿佛人世间男人对女人最深的宠爱。更广阔的滩地上,是若有若无的草色。比划太极的老人,遛狗闲谈的女子,甩着头发奔跑向前的青年,有着红苹果般脸蛋追闹着的孩子……他们以各种姿态打开巨大的未来。

沿河,有不少楼盘,若干小区一排排向远处绵延。当地的同志告诉我,河两岸的房子卖得特别火,许多没买到临河小区房子的人,正千方百计通过各种渠道,要购二手。想来人对水的青睐是与生俱来的,靠近美好的水,大概就意味着人生从此有了源源不竭的希望、财富与福寿安康吧!

美好的水,是关键的推盘手。河长制实施以前,这一带的开发商都快愁死了。几条江到县城合成一条河,河面宽,垃圾量大,两岸环境真不咋样。尤其是马子口那一段,居民多,乱排乱倒,加之入河口那一截子特别窄,河流没办法自我净化,气温稍高,恶臭熏天。一入夏,苍蝇满天飞。河长制推行后,县委书记任总河长,一龙统领,各方出力。清河行动,岸坡整治,景观工程,打击非法采砂,成立水上打捞队,建设垃圾处理厂……河畅,水清,岸绿,景美,一盘棋活了,房价节节高走,房子转眼销售一空。于都一江两岸的宏伟蓝图,无阻力地全速推进。

好的生活总是同微风、草木、流水息息相通。起风了,山花、野草和蜂蝶们混合出来的芳香,吸入肺腑,使人心生感动。

靖石乡。屏山牧场。高山草甸。

云雾像着白色软甲的战士一般,蜂拥上来,山峰被围得水泄不通。呼吸山顶洁净的清气,人仿佛换了一个心脏。两旁有许多树,都似青杨伟岸。树木不像草地,年年割年年长,如于都这般,限制砍伐,才有这树林卓越。

人离牛群远些的时候,牛好像在嗅大地的气息。它们不慌不忙。仰起脸来嗅一嗅,又垂下脖子闻一闻。当我走近,人便成了牛群眼中一个莽撞的休止符,似乎蛮横割裂了牛与大地的摩挲,亲密。

木制水车吱吱咕咕地转动着,声响或者其实是阳光流泻的声音。慢慢转,一圈又一圈,时间过了很久,久到似乎身边的草木衰败又葱茏。并不清晰的意识中,我将自己和那些牛群等同起来,享受并争夺大自然的庇护。这感觉,多么奇妙。

靖石乡依托好水屏山全境打造景区,黄沙村十里桃花景观带建成,将与靖石村农耕体验园、靖樟村康养归隐谷遥相呼应,立体展现靖石特色旅游小镇的迷人风采。

罗坳镇。三门餐厅,上过央视美食栏目“舌尖上的中国”。开张二十余年,生意一直红火,几乎每天都有近三百人次,慕名来此吃鱼。笑问老板李金权,餐厅红火的秘笈,他拍拍肩上小孙子的背,说,也没其它,只是水好,鱼好。

三门餐厅采购的鱼,全都是河鱼。十里河排,群山微笑,河流,炊烟一般缭绕。水好,鱼就鲜。更难得,是这李老板,店再大,也不欺客。他长期从固定的合作渔民手里买鱼,收购到了,用山上引来的泉水,养着。若收不到,客人点单时,他据实相告,从不以次充好。心地如水淳良,赢得越来越多回头客。

河长治河水更清,流金淌银,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到鱼餐饮行列。一个有着近三十家鱼馆的三门渔村声名鹊起,喜迎八方来客。

“虽为千家县,正在清华间”,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这样盛赞靖安。靖安县,位于江西省西北部,森林覆盖率达84.1%,被誉为长江中游城市群的最美“绿心”。

双溪镇,北潦河,河北村段。一只竹筏匀速撑来,河面生起稻浪般的碧波。最醒目的,是那个着橙色救生衣,站在竹筏上打捞河面垃圾的人。风吹浪打,闲庭信步,不只是伟人的气度,专注做一件事的凡人也常有。

吴春生,是这个河段的保洁员。天晴下雨,每天巡河保洁至少两趟。雨势渐大,河面看着也干净,叫他上来。他却不肯,说:“还没结束呢。雨大,冲刷大,垃圾更得抢着清,不然,流到别的河段,让人家受累,还落个‘没素质’的坏名声,不好。”他拧着身子将竹筏轻巧一撑,手轻轻向后一摆,转眼,人和筏子去了别处。

每个周末,巡查员王启明的老婆孩子都会跟他一块巡河,捡拾垃圾。低头抬头间,能碰到不少拎着垃圾袋、握着火钳的父老乡亲和孩子同学。相顾间的会心一笑,将一种情怀拓在万古不息的江河之中。

在我们居住的地球上,河流和生命是相伴相生的奇迹。再大的家园最终都会具体到一座城、一条河、一个人、一星微光上。说河长制是一场保卫河湖的人民战争,不为过。河长也是普通人,没有三头六臂。“靖安是我家,人人是风景”。一封信、一份倡议、一场河长制主题诗会、一次“小手拉大手”活动……宣教如水,润物无声。

马尾山村,河边石砌的亲水平台上,正当年华的女子,在浣洗衣裳。衣物一抖一浆,盎然的水汽饱满了女子光洁的面庞。她们的笑,让天地变得温柔起来。河边的树下,一位父亲正在跟儿子打电话,商讨儿子是否回家乡创业。儿子说:“考虑啥,这两年,马尾山的水更清了,环境更美了,做梦都想回来,守着父母尽孝,守着山水发财,守着诗意栖居,这才是真正的幸福。”山岭梯田、古树庄稼、老屋炊烟、溪水鱼虾……马尾山村的缕缕乡愁,正在被全面铺开的河长制所唤醒。

河湖是流动的,水的问题表象在河湖,根源在岸上。河湖管护创新,要抓住“牛鼻子”。河长制首先要解决谁来当家长的问题。靖安全县编织起一张覆盖所有河湖的责任网:县委书记任总河长,设县、乡、村三级河长,配巡查员、保洁员,合力治水。

此外,河长们把河道当街道管理,把库区当景区保护。实行一河一策,县乡村组联动,形成了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巡河保洁制度,还创建了“靖安县河湖办易信群”,推行“互联网+河长”监管模式,易信晒河,高效处理问题。关停采砂场、关停木竹加工企业、陆续拆除违章建筑、养殖场……一场“清河行动”席卷全县。

水,滋润万物,企业也和人一样,需要好的水生态环境。在靖安,河长制倒逼产业转型,成了经济强大的助推器。分管领导介绍,以前养猪业排污多,现在新发展的生态养殖场,有净化池、沼气池,通过循环经济基本实现零排放。水库现在人放天养。大多散养户退养后,逐步到园区就业或转型做旅游业。仅2016年上半年,县旅游综合收入8.57亿元,同比增长50%。目前,全县已建成80多个民宿文化点,吸纳800多农户入股,由此产生的旅游综合年收入超过13亿元。

高湖镇,葱郁的山峰掩映着已建成的农旅、医养、康复一体的综合性园区;双溪镇曹山村,投资13亿元的东百源生态养生谷正在施工;宝峰镇,很多外资企业争夺“生态蛋糕”……靖安的很多乡镇,都尝到了河长治河的甜头,河长制带来的生态红利也体现在村民悄然饱满的钱袋子上。思路一新天地宽,当生态系统质量提升,绿色产业体系建立,人居环境明显改善,“生态钓到了经济大鱼”,谁还会愿意破坏自己心中的桃花源?

从“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诗一般的语言,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朴实观点,再到“每条河流要有‘河长’了”的欣然感叹,道尽习近平总书记构建百姓福祉、实现中国梦的赤子情怀,彰显总书记一以贯之“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执政理念。

家园,是每个人的安身立命之地。风景,是江河之上的世道人心。建设富裕美丽幸福江西,说到底是在经济发展、生态美丽的基础上,构建幸福与诗意,让乡愁有一条抵达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