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韵
江西:马圩水文站的中专生
发布时间:2015-01-16 10:19:28来源:作者:浏览量:

本报通讯员 陈义进
    说起中专生,30年前人们会竖起大拇指说,那可是“香饽饽”,而现在,人们会伸出小指头说,顶多算个“冷馒头”。江西省抚州市马圩水文站上有4个水文人,分别是杨铭义、李勇兴、梁全良、徐建而,他们揣着别人伸出小指头的中专生学历,却努力做着让人竖起大拇指的事情。
  马圩水文站坐落在抚河支流边上,一座三层小楼,新站房是2011年修建的,之前是一座两层楼的砖瓦房。车子刚到站,一群人就从站房里走了出来,最前面的就是站长杨铭义,大家称他老杨。老杨中等个子,精瘦,眼睛圆溜溜的,身上穿了一件花衬衫,脚上穿了一双锃亮的白色尖头皮鞋。一下来,老杨就微笑着和大家打招呼。
  老杨说,1981年,他还是一个未满18岁的小伙子,被分到了乐安县寨头水文站,那里戏称“三不通”:不通电,不通车,不通水。去镇上要经过4座大山、5个村庄,柴米油盐全在镇上买,再靠人力担着回站里,他一次能担40斤大米,要走上2个多小时才能回到单位。那个时候,他经常听到对岸山上传来阵阵狼的嚎叫声,还有各种动物被狼追咬发出的惨叫声,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即使如此,他还经常要和同事撑着木船,带上小马灯,一起在河面上进行夜间观测。1991年,他被调到马圩水文站,并担任站长。这里经常会停电,因此小马灯依然有大用场。
  1998年发生的那场特大洪水,老杨铭记在心。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比画,洪水来临时,马圩站的洪峰水位达到了35.3米,最大水深6.3米,水流速度非常快。当时,他们站上4个人加上一位来支援的同事,一起登上小木船去测流。船到了离岸10米的地方,就开始摇晃,当测到离岸30米时,船就被洪水冲得上蹿下跳,左右摇晃。一阵风浪吹来,船身严重倾斜,他们赶紧抓住了船头上的跨河索。因为河水冲击力太大,在前面抓跨河索站员的手被撕开一个口子,鲜血直流,但幸好没有翻船。
  2010年6月20日,马圩站又出现了类似1998年的大洪水。当日凌晨1点左右,由于一阵接一阵的大雨,副站长李勇兴翻来覆去睡不着,突然听到老杨在外面喊:“不得了,院子里进水了,大家快起来搬东西!”李勇兴赶紧打开房门跑了出来,和同事梁全良、徐建而一起向楼下奔去,此时院内洪水已经齐腰深。
  在打开楼下的保管室房门时,梁全良就发现门角处一条足足有2米来长的大蛇在扭动,他们把蛇赶走,迅速将仓库里的资料、仪器向二楼转移。然后在水中寻找燃气灶、液化气罐、锅碗等生活用品。凌晨4时,他们已把所有浸泡在水中的公共财物全部打捞了上来。4时25分,李勇兴突然发现自记水位记录线突然下降,凭着职业敏感,断定是决堤所致。于是,大家又开始忙着抢测拐点水位、流量。
  李勇兴年迈的老母亲双眼失明,中风在床,行动不便,由于弟弟长年在外打工,因此老人家无人看管。李勇兴只有做通母亲的工作,把她送到养老院。徐建而的家不在当地,爱人小时得过小儿麻痹症,手不方便,女儿读书还需要爱人照顾,年近80岁的父亲,也因2013年患中风病卧床不起,他只得叫回了远在广东打工的弟弟伺候老人家。祸不单行,2014年5月,岳父又扭伤了腿和腰,住进了医院。此时,正值主汛期,暴雨不停地下着,他却不能离开站里,只能不断地向爱人和岳父表示歉意。
  老杨说,虽然只有中专学历,但是他们平时都很努力地学习新知识和新技术,并且学得很卖力,不断提升自己。2011年,江西省水利水电学校的学生来马圩站实习,老杨现场教学生学习观测水位、缆道测流、点流速脉动分析、点绘水位关系线等。梁全良17岁进入水文站工作,为了能尽快胜任工作,他刻苦钻研,凭着一股拼劲,成了站里的全能型人才,大到测量仪器故障的排查和维护,小到换水龙头、换锁之类的琐事,都被他包揽。每年汛前,站上两个近30米高缆道支架铁塔的刷漆工作,也都由他独自完成。
有付出就有回报,老杨和站上的职工多次获得表彰。1998年,老杨被江西省政府评为先进个人,梁全良被省水文局评为防汛测报有功人员。在办公楼一层的正中央,贴满了奖状,因为获奖太多,老杨就以拍照方式将其缩小后贴在荣誉栏里,以此不断激励自己和同事……
(2015年1月15日刊载于《中国水利报》第3585期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