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韵
防汛值班札记
发布时间:2017-11-07 16:41:46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枚庸

我们总将抗洪斗争比作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役。

每一个防汛人,都是一名英勇无畏的战士,战斗在江河湖库测流的岸边、雷达卫星数据的屏下、堤防水库山塘的坝上、山洪地灾隐患的区内和防汛指挥部门的桌前。战斗的武器,是手里的天气趋势和江河湖库水情预报表,是一道道防汛部署的指令,是巡堤查险的责任,是保江河安澜的使命。

说实话,我在进入省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工作之前,尽管学习并从事水利近十年,从未像如今这般感到自豪。长期在机关从事文字、党团、文化建设等工作,对于常说的“守护江河安澜”,仅停留在概念或宣传文字里。我全然不能体会,在所见的江河安澜背后,有多少人在默默地为之牵挂、为之付出、为之揪心、为之努力。

很庆幸,我去年刚进入防办,就亲历一场长江鄱阳湖本世纪以来最大洪水防御的胜利。彼时,鄱阳湖星子站水位超警戒长达35天。

一个多月的持续斗争,亲眼所见一双双熬红的眼睛、一张张灼伤的皮肤、一个个期待的表情,各级防汛指挥机构人员轮轴转,全省上下干群军民合力奋战,最终取得“无一人员伤亡、无一水库垮坝、无一万亩圩堤溃决”的决定性胜利,我才慢慢体会到,江河安澜,多么来之不易。

六月以前,降雨较常年偏少近四成。六月以来,虽经历几轮连续降雨,也还是比常年偏少。我以为汛期就这么平稳度过,甚至觉得不久就该部署抗旱了。

当真是水火无情,一场今年以来历时最长、范围最广、量级最大的强降雨悄然而至。省防总的领导们,客观冷静,密集会商,不断分析,科学研判,早早就作出相对全面的防御部署。

20日,雨果然来了。我仍记得当晚值班时领导的担忧,怕后期降雨增强,防御形势会更加严峻。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21日,省水利厅根据汛情启动防汛IV级应急响应,23日,省防总启动防汛IV级应急响应。

24日早7点,睡梦中的我被电话惊醒,通知8点前到防总值班室集合,我把它比作抗洪斗争的集结号。

7点45分,我赶到值班室,一天忙碌直到次日凌晨3点。眯了一会, 4点半接到一险情报告,5点半接到最新气象预警,6点开始,不停给降雨较大的县(市)打电话了解情况,直到下午1点。29个小时,休息不足3个小时。

然而,这仅仅是战斗的开始,谁也不会想到,它会延续多久。

在接下去的十几天里,暴雨洪水反复袭击着赣鄱大地。期间,有件事一直让我感到痛心。

24日,修水县杭口镇党委书记匡美建带领副镇长邓旭、大学生村官程扶摇等6名干部冒雨下村紧急疏散村民,途中车辆不幸被洪水冲走,3名干部失联,下落不明。27日11时,程扶摇遗体被找到,其他2名干部仍无消息。

我读过程扶摇父母的信,平实的语言让我潸然泪下,他们在信中呼喊:“孩子,难道你不留恋这个温馨的家吗?我们抚摸着你的衣服,似乎在抚摸着你,还能感受到你的体温。孩子,你没走远吧!孩子,妈妈不要什么‘抗洪英雄’,只要你平安归来!”

事件一出,我看到人间大爱,全民祈福,期待奇迹发生,全民动员,找寻英雄踪迹,全民行动,积极开展救援。这是温暖的,也让防汛战线上的兄弟姐妹们感到欣慰的。相比当下,不少群众和网民对公务员有着的太多不理解,甚至曲解,贪腐和特权仿佛成了代名词,甚至有激进的人,面对扶贫干部的猝死牺牲,领导干部的带病工作,叫嚣着活该,污蔑为作秀,实在让广大基层干部感到难受。

但修水杭口一事,人民群众没有不买账,他们也牵挂着一心为民的好干部,他们也在呼喊英雄归来。英雄们以实际行动证明,公务员不是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不是搜刮民脂民膏的“恶心狼”,不是不顾群众死活的“土霸王”。在灾难面前,广大干部群众心手相牵。

受前期降雨影响,长江江西段和鄱阳湖水位持续上升,7月1日晚全线超警戒。此时,刚经历持续强降雨重创,又要迎战长江鄱阳湖洪水,长江近200公里、鄱阳湖3000多公里圩堤防守重任在肩,全省紧急动员,沿江滨湖地区干群军民数十万计奋战在抗洪一线。

从6月20日以来,省防办人员分成两班,每班24小时值守,次日白天接着忙碌,即使回去休息,很多人也是深夜离开。连家人们都戏称,我们把家当作了过夜的“旅店”。

在过去的20多个日日夜夜,面对一次次江河超警,31条河流75站次超警戒,多条河流超10年一遇,婺源站水位超历史;一次次城市告警,修水、婺源等县先后遭受大洪水考验;一次次灾情报告,山洪地质灾害、道路桥梁中断、电力通信损毁、库坝圩堤出险;一次次痛心通报,灾区群众失踪……

应急预警,响应IV级提III级、II级,暴雨、洪水预警蓝色变橙色、红色;领导批示指示,一次次全面部署,文件通知接连数十个,会商会、成员会、部署会、视频会、动员会密集召开;部队、成员单位协同配合、联合值守,应急工作组通力合作;国家防总和省防总工作组、专家组、督导组数十个深入一线,现场指导。水库调度,大中型水库充分发挥拦洪削峰作用,削峰超五成;尽力救援,解放军、武警官兵和民兵预备役出动,民间救援队驰援。

当然,在抗洪斗争中,我们也有委屈和困惑。

某水库上游村民的电话:“你们只顾发电利益,根本不顾老百姓死活,这个水库就该拆掉。你们再不放水,我就再到上面去告你们!”他不知道,自家的田在水库淹没区内,理应迁移却没有。保住了他家的田,毁掉的可能是下游更大的城市街道。水库削减洪峰,我们不知道作了多少次调洪演算,不知道熬了几个通宵,减轻了下游多少的洪涝灾害。

某乡镇干部提前组织群众转移,被转移的群众死活不肯撤离,甚至放出狠话:“反正我是不走,真的要死也要死在家里,要不你们陪我一起等死?我看死不死得了。”我想乡镇干部不能死,还有更多的群众需要他们,他们活下来,能给更多的人带来希望。

我不断回想一些画面。省委书记提出“杀鸡要用牛刀”,省长说“宁可十防九空”,总指挥、副省长指示 “强降雨重点防御地区群众要全部提前转移到位”,厅长语重心长地说“当危险来临,群众生命随时可能受到威胁,基层救灾干部也难以保证生命安全”。

这样的话不止说了一遍,从他们那关切的眼神、严肃的脸庞可以看出,这不是高射炮打蚊子,不是浪费国家资源,而是真正心牵着群众安危,把基层干群放在心间,在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前提下,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而很多人更想不到的是,领导们每天坐镇,深夜还在分析研判、现场调度,凌晨一两点才睡、五六点就起;现场工作组的同事,晚上发来车在深水里前行的图片,我爱人看到后说,“你们都是这样不要命的?”;防汛值班室每天灯火通明,很多人都30多个小时未合眼,即使短暂休息,爬起来又振作精神,接着工作;抗洪一线,村支书拖着打钢钉的伤腿,正检查一个个山洪地质灾害的隐患点,年迈的老村长,正拄着拐一家家做着转移避险的思想工作,刚毕业的大学生村官,正顶着烈日一段段巡查着洪水浸泡的堤防……

正如程扶摇母亲的呼喊,妈妈不要什么“抗洪英雄”,只要你平安归来!我们都是为人儿女、为人父母,也想好好地陪在家人身边。

坚守了20多天,我们仍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