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悟
“护砂卫士”的军人底色
发布时间:2019-09-11 16:18:25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周振宇

我叫石江辉,是李志昌的战友。我们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兵,要从1997年12月开始算起,那时志昌18岁,我比他年长2岁。听志昌说,当时他仅读了高一,后觉得自己是农村家庭,经济条件不好,所以他想外出务工,但一直不知道去哪务工,他父亲偶然从当地干部口中知道了有征兵的消息,在沟通后志昌就报名参军,9月份参加了征兵体检并合格通过。

不知是当地干部传达错了还是其他原因,原本志昌以为是去香港驻军服役的,因为那时正值香港回归之际,驻港部队正在选拔战士。后真正服役的地区在广州,这让志昌有点难受,甚至想过不去当兵了,但在当地干部的宣传动员下,志昌最后还是选择了当兵。

现在回想起那时离开余干故乡去部队的情景,历历在目。12月的余干县城,寒冷,我和志昌连同余干其他18名新兵统一乘坐火车,前往服役的部队。列车穿行在通往目的地的铁轨上,对于即将到来的部队生涯,我和志昌两人既茫然又憧憬。在火车上吃了午饭后,下午两点,我们来到了广州军区75240部队汕头地区的军营。刚下火车到达部队军营不久,我们余干这批20名新兵没有休息就被分到几个地方进行训练,志昌和另外两名余干新兵分到了一块,后没多久志昌也和他们分开了。

都说“新兵连苦、新兵连累”,确实没有错。前不久和志昌闲聊时,志昌跟我聊起了他当年在新兵连的事情。

“有事打报告,你怎么总打报告呢?”这是志昌在新兵连时,他班长对志昌说的。和一般的农村出来的不同,志昌一点不胆怯,很活跃。

下火车后训练到下午五点多,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志昌那个班8个人列队到餐桌,全站着,一脸盆菜在桌子上,饭在锅里,大家等班长来下命令开吃。严明的纪律性,让我们两百多人的新兵连战士感受到了部队的威严。每天早上的馒头起初让志昌很不适应,因为我们以前在家都习惯吃米饭,但后来由于训练的辛苦,渐渐的习惯了。按志昌的话说:“白天训晚上训,馒头越吃越行”。

夜以继日的训练,能磨炼一个新兵的意志和打好军事素养的底子。在新兵连的时候,新兵中午一般有两小时午休,但如果是军事技能不到位、不达标,则不能午休,要加紧练习。志昌本来军事技能不错,但为了更好一些,午休的时间他一般都不休息。在新兵连的第二个月,志昌射击、体能等多项考核“全部优秀”。

部队特别稀罕训练“尖子”,不断提升军事技能,苦练本领是唯一的出路。在一次400米的穿行障碍物训练中,志昌因为脚崴了,考核成绩不理想,在训练中,班长跟着志昌的屁股后面呵斥着:“快跑!快跑!”那一刻志昌哭了,他含着泪和班长说:“平时我训练考核都优秀,这次因为脚崴了成绩才不理想,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班长望着志昌,严厉地说:“训练不受伤,战时会流血甚至牺牲,你懂吗?”。在之后的训练中,志昌渐渐懂得了班长的苦心。

三个月的新兵连训练后,班长和志昌的情谊越来越深。到了下连队的时候,两人依依不舍,含泪告别。

新兵连出色的表现赢得了组织的认可,他幸运地被连队推荐去学开车了,当上了许多新兵都梦寐以求的技术兵种——驾驶员。


都说“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志昌就是这样的人。在汽车驾驶技术上,他苦练真本领,向班长学、向汽车老兵学,渐渐的驾驶技术越来越娴熟。或许是好学的原因,志昌还学会了一般常见的汽车故障修理技能,当时我在汽车修理岗位,有空他会和我聊修理的一些事情。他严格要求自己,逐渐成为部队的业务骨干和行家里手,精湛的驾驶技术让他迅速成为了部队的“香饽饽”。“思想过硬、技术过硬、作风过硬”,这是志昌的目标,也是志昌的追求,开车、修车,脏活、累活抢着干,就这样,在下连队的第二年,志昌就当上了副班长。

“尽自己所能帮助每一个需要的人”,志昌现在还会经常和我说起。志昌在班上的汽车驾驶岗位期间,在提升驾驶技术、保障整个班训练需要的同时,连队“养猪、种菜”的这些“副业”,他一个人总是抢着干。为了保障“副业”有效益,他经常挑粪游走于班上的菜地里。2000年,志昌的班长说:“要不你去教导队培训一下,回来之后好入党和当班长。”志昌正按班长的设想准备着,不料,不久团里汽车连来班里选拔优秀的人才,班长和班里的其他战士就将志昌的平时表现如实汇报。就这样,志昌成了汽车连指定要的“人才”。班长舍不得志昌离开,志昌也不愿去,几次和上级领导沟通无果后,按照命令,志昌还是去了汽车连。

在汽车连,志昌更加努力钻研驾驶技能,渐渐地成为汽车连的骨干。由于自身踏实的工作作风和过硬的业务素质,在这之后,志昌还去了小车班、去了教导队,走到哪,都是响当当一条好汉。后来,也就顺理成章地当上了班长,一个真正的“兵头将尾”。

我对志昌记忆最深的一件事,是2010年中南利剑演习时,他被别人撞了,但志昌这小子十分要强,硬说没事,他继续忙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拖了有两个礼拜后,还是有些疼痛,但他强忍着不说,他战友见状把他拖去了解放军188医院检查,后面一检查问题就好严重,之后志昌在医院住了有一个多礼拜才治疗好。

部队的工作生活经历对志昌的影响很大,在刚退伍后不久,他一有空还会叫上我去体校进行跑步锻炼,但由于他砂管执法的工作,十分忙碌,后来就没有多少时间一起跑步。我比志昌退伍早四年,他是2014年7月退伍,16年基层军旅生涯,期间他每年都被评为“优秀士兵”,立过三等功,是当时所在营队唯一的一名四级士官。如今他的先进事迹想必很多人已经知道了,我为有这样优秀的战友感到自豪。


当知道志昌被非法采砂的犯罪分子行凶住院时,我的心里也是相当难受,还好志昌脱离了生命危险。

在部队时,志昌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战友之间有事找他帮忙,他从不推脱,只要能帮上忙的,他也一定会帮。他担任班长期间,各方面能力突出。当时对于“不听话”的士兵,领导总喜欢交给李志昌来训练引导。

志昌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照我的样子做”。通过自己实际行动,一招一式手把手地教,率先垂范、思想感化、形成习惯,把“差”兵带成“好”兵。渐渐地,志昌成为“差”兵”、“邋遢”兵眼中的好班长。

志昌性格开朗,做事雷厉风行。当时在部队的时候,战友之间的一些活动,他从不迟到,他为组织活动也是忙里忙外的。在一些原则性的事上,志昌工作起来也是按规矩来,做事从不拖拉,总是尽心尽力带头去做。这次出现这种事情和他在部队里坚持原则、敢于带头也是有一定联系的。志昌好学,在部队的时候,他钻研军事技术和文化知识,他在从事汽车驾驶、导弹底盘维修专业工作中,有一种“孺子牛”精神。退伍回到地方,特别是在砂管局工作时,他自学并考取了驾驶“冲锋舟”等操作证,我就特别佩服他学习的这股“劲”。

其实这个世界上“战友情,兄弟情”是无法用别的感情所能替代的……

一趟火车拉到军营,同吃一锅饭,同住一个屋,一块训练,忘不了第一次手握钢枪的陶醉,忘不了第一次紧急集合的狼狈,当然,也忘不了第一次过年时,深夜独自一人想家流的泪。这些凝结的就是战友情,但我和志昌更像是兄弟情。当时在部队里,我给余干父母电话报平安,如果志昌在场,他也会透过电话问候我的父母,询问我父母的身体情况。用我母亲的话说,她多了个志昌这样的干儿子。

志昌很重情谊,每当有战友退伍回来,他都要去战友家中坐坐。每次战友联谊聚会,都少不了志昌忙碌的身影,出钱又出力。这次志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都是事后才知道。前几日问志昌,他说:“大家工作都忙,不想因为战友们想着来看我而添麻烦。”

或许,在我看来,志昌是真正的退伍未褪色。往后的时光,祝愿他早日康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