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知识
中华古代水文化的的起源和形成
发布时间:2016-09-20 16:11:11来源:作者:何超 彦橹
 

当前对中华古代水文化的发生或起源,有两种说辞:一是水文化起源和人类起源同步说,此说认为,一旦水与人发生联系后,就会影响人们的思想和行为,于是就形成了与水有关的文化,即水文化。因此说,水文化历史特别悠久,是同人类社会的诞生同步诞生的。他们提出在数十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就有了人与水的关系,就有了水文化;二是水文化起源于原始农业时期农业实践活动。而在人类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农业的出现和发展大致不超过一万年。笔者倾向于后一种起源説。

旧石器时代的原始文化状态

目前对人类历史的研究成果表明,人类已经有300多万年左右的历史。在距今约300万年~距今约1万年漫长的时代,被考古学界称之为“旧石器时代”。这一时期采集与狩猎是人类为了维持生命和自身生产,觅取食物的主要方法。人类只能攫取自然界的现成食物,完全顺从于大自然的恩赐。正如马克思所说:“自然界起初是作为一种完全异己的、有无限威力的和不可制服的力量与人们对立的,人们同它的关系完全像动物同它的关系一样,人们就像牲畜一样慑服于自然界”。(《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在人同自然的这种直接的天然状态中,人要形成把自己区别于自然界的自觉意识是不可能的。由采集渔猎经济的生产方式决定的原始人类与野兽杀逐、群居的生活状况中,他们切身地感受到自己和动物之间直接的同一性,对自然界和自我意识相当模糊,人与自然处于混沌不分、浑然一体的状态,还没有人与自然、主体与客体的区分。他们还不可能形成自觉的完全的人的意识。

旧石器时代是人类最原始文化出现的时期,这一时代的标志性文化是人类进行石器打制。换句话说,对于石头的打制创造了人类改变自然的形态,而文化也随之出现。旧石器的历史占了人类历史的99.8%,这一漫长历史的存在说明,人类文化在早期发展过程中是相当缓慢的。在某种意义上讲,人的形成和人始创文化是同步进行的。但是人的文化机制形成是极其漫长的,长达数百万年。这是因为作为文化主体也在形成之中。从文化起源的初期状况来看,物质文化先于精神文化,人类从动物界区分出来时,因自身生存的需要,就开始制造工具,创造物质文化了,原始的精神文化是从物质资料生产中派生出来的。人类幼年时期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处于紧密交织和混沌状态。这个时期里,远古人类的精神生产,尽管有所萌芽,却是极度贫乏的,与旧石器时代物质文化相适应的精神文化是朦胧的美的观念和朦胧的宗教观念。人类对自然的感受和认识需要经历漫长的孕育和发展的过程。因此,水文化尚不可能在旧石器时代中、晚期独立的发生,它需要等待一种新的物质生产方式的出现。

水文化起源于新石器时代的原始农业实践活动

距今约1万年前,人类由旧石器时代迈入新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的出现是是人类文化史上第一次大跃进,是一次血缘的、经济的、社会组织的和精神生活的整体性的大突变。这一时代的基本特征是农业、畜牧业的产生和磨制石器、陶器、纺织的出现,表明延续300多万年的采集、狩猎经济被农耕、畜牧经济所代替,人类已由依赖自然的采集渔猎经济跃进到改造自然的生产经济。据考古发掘证明,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都是中华农业文化的摇篮。农业的起源以及以农耕畜牧为基础的定居聚落的出现,使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由以往的被动接受自然变为主动改造自然。从采集经济到生产性经济的转变,使社会生产力获得空前大发展。在原始的物质生活条件有较大幅度改善的同时,人们进一步需要精神文化生活。新的精神文化随之产生。由于农业的出现,逐渐开始解放了一部分劳动力,使他们能够专门从事政治、宗教、科学、技术、文学、艺术等活动,催生了天文、历法的进步。同时,对农神的崇拜催生了原始的宗教和祭祀。这些便构成了水文化产生的必要条件。农业的发生和发展直接孕育了文明的起源和发展,因此原始农业的出现可视为中华古代水文化孕育期的开端。

古代中国社会是一个典型的农业社会,水无疑是生产生活中最重要的因素,通过对水的拜祭来祈求农业的收成也便成为了原始祭祀活动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原始初民们的水事价值观是从一些零星的口传文学中表现出来的,数量极少。《礼记·郊特性》记载了一首经历代口传下来的远古歌谣《伊耆氏蜡辞》,这首《伊耆氏蜡辞》是一个叫伊耆氏(有说即神农氏)的部落首领“腊祭”时的祝辞。歌谣唱道:

“土,返其宅,水,归其壑,昆虫毋作,草木归其泽。”意即风沙不要作恶,泥土返回它的原处。河水不要泛滥,回到它的沟壑。昆虫不要繁殖成灾。野草丛木回到沼泽中去,不要生长在农田里。

 这是一首古老的农事祭歌,具有明显咒语性质、带有浓厚巫术色彩,大致反映了水文化萌芽期人们的水事价值观,说明这个时期里,一方面人们在从事农业生产中要求控制自然的愿望,另一方面太古时代地旷人稀,人民逐高而居,洪水对人们的生产和生活威胁不大,实行的是雨水农业。因此,那时的人们治水观念尚处于混饨状态,只是祈求河流回到原来位置,希望水流不要泛滥成灾,带有浓厚的顺应自然的色彩,既反映了原始先民饱受自然灾害侵袭的深重苦难,也反映了他们相信利用巫术咒语能够消除自然灾害的乐观心理。

《伊耆氏蜡辞》是迄今为止我们看到唯一的反映有关人水关系的最古老的歌谣,它与原始初民的农耕实践相联系。水作为自然界中最常见的物质,同时又是原始农业社会最基本的生产生活资料,它与原始人类社会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在漫长的洪荒岁月里,水给人类带来的不仅有滋润哺育的恩惠,同时也有吞噬万物的灾难,这些在历史重复无数次的欢乐和悲哀的残余慢慢地积淀下来,在人类的心理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同时也在原始神话、祭祀、政治、民俗等各个层面有所体现。水文化随着原始农业的出现开始慢慢萌芽起来。

禹领导的伟大治水实践是中华古代水文化形成期最关键的事件

中华古代水文化可以说是在洪水的洗礼中逐渐形成的。关于上古洪水的描述几乎出现在所有民族的神话传说里,成为远古文化的一个共同母题。由于上古文字资料的缺乏,周代以前的有关洪水的史实已不可考,不过尧舜时期曾有过洪灾的说法还是较为可信的,距今4000多年前原始社会晚期,由于社会生产的发展,人口日益增多,我国黄河流域的原始农业开始向江河两岸的平野发展,开始从事大规模的对薮泽的开发。然而,自炎黄以降,洪水为患日烈,“共工之王,水处者什之七,陆处者什之三”。《淮南子·坠形训》说大禹治水前,“凡鸿水渊薮,自三百仞以上,二亿三万三千五百五十里有九渊”,《孟子》说尧舜时,“洪水横流,汇滥于天下”,描述了上古洪水起因以及洪灾发生后的悲惨景象。黄炎时代开始开发低洼沼泽地,防洪排涝成为当时治水的主要内容。中国早期神话传说中出现许多比较完整情节的治水意象,如:女娲治水、夸父逐日、精卫填海、黄帝战蚩尤、鲧和禹治水等,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原始初民的生活情景、社会状况以及精神追求。这些治水的神话传说是中国的原始初民远古时代综合性的意识形态,是其最早的认知世界和认知自我的表述,也是中华水文化的源头和基石。

中国原始社会晚期最重要的治水实践是如何治理洪水。地处黄土高原与黄河下游平原交界处的共工氏是古史传说中最早和黄河洪水作斗争的部落。共工氏治水的办法是“壅防百川,堕高埋卑”,即筑堤围堵拦挡洪水,并把低洼地填高,反映了人们与洪水作斗争的初期还不甚掌握洪水的规律,注意了局部,忽视了整体。这种办法虽然能取得一时和局部的成效,但往往要危及周围,尤其是河下游诸部落的利益。于是共工氏在传说中被描写成为“振滔洪水,以祸天下”的人。这种水利矛盾甚至导致了共工氏与其它部落的激烈斗争,表明这种孤立、局部地治水已经不行了,黄河中下游各部落联合治水已成为迫切的需要。

到了尧舜时代,洪水问题更加严重,一方面要进一步开发低洼地,另一方面,当时雨量周期性的增加又使矛盾更加突出。人民不得不放弃河流两岸耕种已久的低平土地,重新退回山间高地去。尧时任命鲧治水,鲧沿用了共工氏筑堤堵塞的老办法,“九岁,功用不成”。舜掌权后乃“殛鲧于羽山”,又“举鲧子禹,而使续鲧之业”。禹总结了前人治水失败的教训,掌握了洪水活动的规律,改用疏导的办法,根据自然地势,疏通河道,低洼沼泽处用于泄洪蓄水。为了排除内涝积水,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和减缓水土流失,又大规模挖掘田间沟洫。由于采取了疏导洪水和排涝两大措施,治水终于获得成功。这是我国先民们对大自然的斗争取得的一次伟大胜利。正是兴建和维护防洪排涝这种公共经济职能促进了部落的联合,农田沟洫系统又逐步成为古代井田制产生的基础,从而大大加速了早期国家的形成。可以说,防洪排涝斗争是中华水文化形成期的一大特点,中国水利传统的特色大都由此发生。

禹领导的伟大治水实践是中华水文化形成期最重要的事件,它初步确立了中国传统水事价值观的基本内容。这些内容在先秦诸子的书中都有记载,它包括:“身执耒插,以为民先,股无完胈,胫不生毛”(《尚书·皋陶谟》)的吃苦耐劳、坚韧不拔、埋头苦干的献身精神;“左准绳、右规矩”、“因水以为师”的科学治水精神;“非予能成,亦大费(即伯益)为辅”(《史记·秦本纪》)的发挥各部落集体力量,同心协力的联合治水精神等,这些内容被后人统称为大禹精神,它是中国古代水文化的精华,辐射于水文化各个结构层面,对于后人的治水实践起着指导和影响作用。尽管中华水文化和水事价值观在历史发展进程中曾发生过各种形式的变化、演进,但其基本内容却历久而不衰,始终为后人所奉行。

《伊耆氏蜡辞》和洪水传说都具有特定时期真实历史的背景,是中华先民对于自己久远历史的一种记忆,是自然与人文的交织糅合,也是中华古代水文化起源与形成的历史信息的特殊载体。由此,我们可以清晰的认识到,中华古代水文化起源于原始农业时期的农业实践活动,形成于伟大的治水实践中。实践创造文化,那时文化发展的一个例证:《吕氏春秋?仲夏纪?古乐篇》中记载了一段原始初民抗击洪水的舞蹈,“昔陶唐氏之始,阴多,滞伏而湛积,水道壅塞,不行其原,民气郁阏而滞著,筋骨瑟缩不达,故作为舞以宣导之”。表现了原始初民面对自然灾害无能为力,因而幻想用施行巫术的乐器演奏、舞蹈的表演等,来对付洪水灾害的情景。这些说明原始农业的生产劳动实践不仅成为那时人类解决吃、喝、穿、住等一切物质生活需要的手段,而且成为人类生活一切方面发展(包括文化产生和发展)的基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