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知识
周矩
发布时间:2017-11-01 11:30:13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陈鑫

在江西省吉安市泰和县螺溪镇爵誉村委会周家村东约500米处,古樟巨柏之间,伫立着一个红石墓碑,仿佛在注视着历经千年风雨的槎滩古陂和不尽的陂水。这块墓碑记载着一个人,他带领民众凿山筑陂、疏山导流、挖渠引水,使曾经旱灾频繁的高行、信实两乡,变成了吉泰盆地鱼米之乡。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周矩。

周矩,原籍金陵(今江苏南京),中进士后任金陵监察御史一职。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动荡不安,在唐朝灭亡之后,中国历史进入了大割据时代。这个在历史上被称为“五代十国”的时期,政局混乱,朝代更替不迭。在这样兵荒马乱,民不聊生的年代,民众很难安居乐业,尤其作为大都市的金陵,更是非常混乱。

为了躲避唐朝末年的战乱,周矩被迫离开战火纷飞的大都市金陵。于是,在天成末年(930),他为了整个家族生命的延续,不得不放弃金陵的官职,携着全家老少,投奔在吉州(今江西吉安)任刺史的女婿杨大中,并跟随他从金陵迁徙到江西泰和县万岁乡(宋改信实乡,今为螺溪镇)。

泰和县自隋开皇十一年(591),就以“地产嘉禾,和气所生”更名,素有“声名文物之邦”的美誉。其历史悠久,文化传统深厚,是江西省文化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在当时也是一个相对适宜定居避难的小乡村。

长途跋涉来到泰和后,周矩看着泰和境内山清水秀、一片祥和,他顿时豁然开朗,遂下定决心,在此买了几亩田土,期望带着全家老少,做点小生意,过上悠闲、平静的田园生活。

周矩寓居农村,深深体察到了基层民众的劳作和生活。每当看到当地民众比较贫穷,甚至衣食无着时,心中的忧国爱民之情油然而生。自小就饱读诗书的他要弄清缘由,问个究竟,为民解难。

某年初夏的一天,他见几个被太阳晒得黝黑的老农光着膀子在树下乘凉,便走过去攀谈起来。

周矩问:“老伯,这里土地肥沃,人也勤快,可为何绝大多数人吃不饱、穿不暖、住茅房,生活如此清苦?”

老农答道:“先生,你不知道呀,这里水利条件差,水源缺乏,种田全靠天吃饭,遇到旱年颗粒无收,丰年也因缺水一年只能种一季,且旱年多于丰年,虽沃野千亩又有何用?今年看来又是旱年哟。”

周矩又问:“那你们采取了什么措施吗?”

这时候,另一个面黄肌瘦的老农无可奈何地说道:“我们年年烧香拜佛,扛菩萨做法事,但无济于事呀!只怨我们命苦,出生在这个鬼地方。”

周矩疑惑道:“那为何不兴修水利引水灌溉?我们应当相信科学。”

老农回答说:“我们历来靠老天爷帮忙,何况没钱难办事,又无人组织,如何修水利?许多人只得背井离乡,外出谋生,如今万岁乡是百业凋零。”

这一席话听得周矩忧心忡忡,茶饭不思。他决意要改变这种让百姓无力、“听天由命”的状态。因此,他开始了自己的行动。先是深入田间地头作认真地调查研究,勘察当地地形,确定兴修水利的地点。

而后,就是盘算经费之事。思量再三,他决定独家承担这一造福民众之事。当他将想法同家人一说,立即遭到多数人的反对。虽说家里有些积蓄,算是大户,但一家人日后过日子要开销;花那么多钱修水利,还不如到县城去开店做生意,不能做这种赔本的买卖。而且兴修水利是项大工程,还不一定能成功,大家很担心到最后会“吃力不讨好”,甚至是“好心办坏事”,从而引来民众的责骂之声。但是,一想到百姓抵抗不了自然灾害,连基本的温饱都得不到解决,周矩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兴修水利为民谋福。他苦口婆心,对家人一一做思想工作,并身体力行探索出在泰和兴修水利的可行性,家人最终被周矩的决心深深打动,支持并扶助他兴修水利这一义举。

周矩不顾风吹日晒雨淋,仔细地考察水源和地理环境,足迹踏遍了位于今吉安市泰和县内的螺溪镇、禾市镇、桥头等乡、镇的山山水水。经过周矩周密筹划、考证后,于937年冬将陂址设在了源出井冈山的牛吼江上游,河床坚硬、水流较缓的槎滩村畔。

周矩用木桩定位,用竹条编织竹笼装石填压成陂身,以横江遏水,陂旁另开泄洪渠道,令其既蓄水又防洪。为预防水灾,又于陂下七里许,伐石筑减水小陂,储蓄水道,俾无泛滥,名碉石陂。又约三十丈于近地开挖灌溉渠道 36 支,实行分支灌溉,促进农业生产;在陂左又设置大小弘口,方便船、排的通行,保证类航运的畅通。这种科学的设计理念不但保证了槎滩陂千年不败,也为航运的改善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周矩将牛吼江水分流的做法,使得陂水自西向东依次流经禾市镇、螺溪镇及石山乡,在三派村汇入禾水而注入赣江。槎滩陂水流经禾市镇上蒋村时又分为南北两条支流,分别称为“南干渠”和“北干渠”。据《泰和县志》记载:古陂的长度约一百余丈,横截江水,开洪旁注,因此名为槎滩陂。为防水灾,又加上碉石陂。因此该水利系统称为槎滩、碉石陂。

筑坝开渠的场景相当壮观,虽然当时部分百姓也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对周矩个人独资不靠官府兴修水利的做法也表示怀疑。但是,当槎滩陂建成之时,人们看着那长一百丈哗哗直流的河水,经过周矩的改造之后,顺着沟渠流入干旱的稻田时,乡民们高兴得敲锣打鼓,载歌载舞。

建陂后,当时禾市镇和螺溪镇9000多亩田地变成吉泰盆地的鱼米之乡。槎滩陂渠迂回 30 余里,灌溉了包括禾市、螺溪、石山、永阳等镇的大部分村庄,面积最广时有近 15 万亩之多。

周矩身处那个科技极不发达的年代,对陂的设计却符合科学、生态的理念,这是槎滩陂千年不败的重要因素。泰和县水利部门的负责人就曾说道,槎滩陂经久不毁,号称“江南都江堰”,在于它是“低作堰”。加上选址合理,上游山区森林茂密,植被完好,堰坝泥沙淤积少,所以无需“深淘滩”,古人的智慧实在令人惊叹。

而槎滩陂在取得巨大成功后,周矩更视陂为珍宝,对它的维护工作也是使得槎滩陂立于千年而不败的原因之一。

槎滩陂最早创建时,是用木桩、竹条和泥土筑成,周矩父子后来还专门购买了桩山和竹林山,用山中所产桩木、春茶和竹条等作为每年的维修经费,又购置山参口山和城陂筱山,将每年山上的收入供维修陂渠之用,使筑陂不侵用他人之财物,修渠不花费别人之钱粮。这也体现了周矩“不伤人之财、不劳人之饷”的护陂原则。

周矩生前还对古陂制定了完善的制度。一是明确隶属关系,《槎滩碉石二陂山田记》中,就明确规定陂为二乡九都灌溉公陂,不得专利于周氏,当地百姓均可灌溉。他这一创举,惠及千万农民;二是管理制度科学化,实行陂长负责制,由灌区内五大姓宗族轮流担任陂长,共同进行维修和管理。正是由于居住在当地的百姓一代又一代地坚持对槎滩陂付出不懈的努力,才共同延续了槎滩陂的千年生命力,至今仍能发挥功效。

槎滩陂造福人民,得到了皇帝的嘉擢。南唐元宗保大甲辰(944)春,周矩被晋封为金陵西台监察御史。后人对这项完全由周矩父子“民办”的水利工程钦佩有余、爱护有加。至今,古陂上还刻有一副“春耕秋获,闾闾免旱魃之灾;麦渐忝油,黎庶颂阳侯之德”的对联。

解放后,泰和县政府又进行了三次规模较大的扩修,现在的槎滩陂渠近 40 公里,依然润泽着当地 5万多亩良田。 2013年槎滩陂被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6年被评为“世界灌溉工程遗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