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知识
吴城
发布时间:2017-06-28 11:55:22来源:作者:郭国祥


说到江西物态的水文化,有一个小镇必须得说说,那就是九江永修的--吴城。很多人看到这个名字时,或许都很惊讶,为什么这么一个小地方,会用城来命名。而事实上,她的确也只是一个小镇。曾经,她灿烂辉煌,是重要的水利枢纽地,一座因商而兴的千年古镇;如今,她是江西最大的湿地之一,成为“珍禽候鸟王国”,被世人谓之“世界第八大奇观”、“中国第二长城”,再度饮誉海内外。

吴城,古称吴山,在秦汉时便有了城镇的雏形。与其隔河相望的芦潭村一带曾是古海昏县县址所在地,南朝宋元嘉二年,无情的地震将其永久地沉入水底。自此,吴城便成为了这块水域的重要落脚点和转运点。民间至今仍有“沉了海昏县,浮起吴城来”的说法。

随着宋朝政治经济重心南移,吴城的水运功能愈加显得突出,明清时期尤甚。据记载:“吴城濒江而瞰湖,上百八十里至南昌,下百八十里至湖口,凡商船之由南昌而下,由湖口而上,道路所经无大埠头,吴城适当其冲。”当时的吴城商业达到了最鼎盛的时期,尤其是水利运输,河道四通八达,十分便利,有“装不尽的吴城,卸不尽的汉口”之说。到清代中期,街区形成了“九垄、十八巷、六坊、八码头”的格局,人口达十万余人,有布匹、百货、南杂、纸行、药业、牙行、盐业、木行、烟酒业、麻庄、京果、银楼等大小店铺三、四千家;每天有千余艘商船锚泊;荷兰、美国、法国、俄国均在此建了教堂,仅会馆、公所就达48座。

“迎来送往四方客,东去西来八方财。”三面环水的地理条件,为吴城的水利运输业发展提供了十分便利的条件,商业也兴起繁荣,有民谚为证:“茶商木客盐贩子,纸栈麻庄堆如山,五业为主百业兴,集镇繁荣千载旺。”

然而,随着二次工业革命的兴起,火车的投入使用,以水运为主的交通运输行业逐渐没落,曾经辉煌的她也不复当时的意气风发。1939年,在日本侵略者的炮火下,矗立在这片土地上的一座座象征着繁华的建筑成了废墟。再后来,在现代交通工具日新月异的冲击下,停留在水畔的商船逐渐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里。

吴城有许多美丽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大多与水有关。

比如,位于吴城东北处的望湖亭,就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元末时,陈友谅和朱元璋大战鄱阳湖,就曾经屯兵于吴城一带。每次出征前,他都与最宠爱的娄妃约定,如果战胜则一切正常,战败则倒挂帅旗而归。战争初期,陈友谅处于上风,逢战必胜。然而,有一次陈友谅获胜而归,却令部下倒挂帅旗,以测试娄妃的反应。结果,在望湖亭上眺望的娄妃看见倒挂的帅旗,以为陈友谅出事了,当即跳水自沉以示忠贞。相传,娄姬从亭上投江自尽后,逆水上浮三十里,且花容月色依旧。为纪念娄妃,陈友谅遂将望湖亭改名为望夫亭。

从此以后,吴城每当有亲人要出远门,送行的人都要到望夫亭远眺,目送亲人所乘的舟船逐渐远去,消失在茫茫鄱湖,心中默默祈祷亲人平安如期归来。如果到了亲人归来的日子,人们又会在这座亭子苦苦守望,求着亲人能够早日归来。这座亭子寄托了吴城镇人们祖祖辈辈对远行的亲人的思念和祝福。

还有,因了她大面积的湿地,她的物产十分丰富。大板瓜子、藜蒿、银鱼、蔓荆子是吴城特有的特产,尤以大板瓜子最为出色。吉山、松门山两座相互毗邻、东西相连,各近10平方公里的水中沙山是生产大板瓜子最重要的场地,传言吴城百姓在朱元璋落难时相救过他,朱元璋得天下后不忘旧恩,命人将大板瓜子作为贡品上贡,从此,大板瓜子在京城享誉一时。

“吴城的草,南京的宝”,在市场走俏的藜蒿,到了春季,吴城周边水域是生长的旺季,这时候吴城百姓就能够采集藜蒿用来贴补家用了。而鄱阳湖里盛名中外的银鱼更是老少皆宜的上等滋养补品,其形如玉簪,洁白透明、肉质细嫩、肉味特鲜,具有益脾、润肺、补肾、去虚增阳滋阴的功能。吴城,其时确实因为她的实力,而与瓷都景德镇、药都樟树镇、铅山河口镇并称为江西四大名镇。

吴城位于季风气候区,气候温湿,浅滩辽阔,水肥草美,丰富的昆虫、鱼虾、螺蚌,吸引了大量珍禽来此越冬。每到冬季,便形成了极为壮观的候鸟齐飞的景致。唐代王勃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其实就是吴城风光的真实写照。

在科学的定义里,湿地,指的是湖泊、河流、沼泽、池塘、水洼、潮汐滩地等,因其具有涵养水源、净化水质、蓄洪防旱、滋养植被、调节气候和孕育多样性生物种群的巨大功能,被科学家称之为地球之“肾”。

而鄱阳湖除了是我国最大的淡水湖,也是我国最重要的湿地之一,同时也是世界六大湿地之一。吴城古镇则处于鄱阳湖湿地的中心,也是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中心。她拥有60余万亩的草地,成千上万的湖泊溪流在这块区域星罗棋布的分布着,不仅为牛羊提供了足够的鲜美的水草,也养育了各式各样的水产生物,为候鸟群提供了足够的食物,因此候鸟们都在这儿聚集,这儿也被世人誉为“珍禽王国”、“候鸟天堂”、“中国第二长城”,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越冬白鹤群体栖息地,种群数量占全球95%以上。

到了候鸟迁徙时节,铺天盖地的候鸟群从芦苇荡里飞跃而出,虽然没有风,但鸟儿翅膀扇动的力量也让芦苇招手挥别。最美的是夕阳落下一串金光,鸟儿从湖面带起的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一道道七彩的虹。

记得小时候在家乡,看到一群大雁南飞,村子里的小伙伴们就兴奋异常,雀跃不已,每个人都奔相呼叫,顺带着还把小学课本里的课文背诵出来,“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一字”。如果当时能看到吴城这的风景,也就不至于那么惊异了。

风雨千年,时光如梭。岁月留给一个地方的变化是沧海桑田,而对于吴城来说,同样已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我们漫步在这座小城及其周围,或许会缅怀当初繁盛的场景,在某个破旧的建筑旁停驻下来,想象一下当初檐牙高啄、井壁生辉、飞檐斗拱、雕梁画栋、枋檩游龙、藻井团凤的情境,感慨下人世的变迁;或许会感叹风光的无限美好,在夕阳西下之时,闭上眼睛享受一下风拂过芦苇荡的清爽和鄱阳湖面波光粼粼的炫目。

如今的吴城虽已没有明清时车水马龙的繁荣景象,仅剩下的湖南会馆、武宁会馆、吉安会馆也经时间的剥蚀显得破旧。但是她作为水运时代的重要水利枢纽,为古代经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现在更是作为最大的湿地之一,为生态平衡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我们不能再去要求她用以往的姿态再现经济的辉煌,我们更多的寄希望于她能永存这一份安然,永远保持着这一片水域的清明和湿地的青绿,永远为南飞的候鸟们提供安居的场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