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知识
峡江水利枢纽工程
发布时间:2017-07-10 16:16:28来源:作者:田野


五月的江南,景美在于柔水;江南的宜春,意胜在于明月。有谁知道那一处世外桃源——飞剑潭?

这一刻,我踏足这方土地,领略其中的芬芳,体味她的神奇。

飞剑潭这个地方原名泽溪村,相传这里本没有潭,有一年大旱,直到四五月份都滴雨未降,土地奏报玉皇大帝请求降雨。玉皇大帝担心降雨也不是长久之计,于是御赐龙泉剑与吕洞宾、铁拐李,命他们携剑来此开河。谁料两位神仙到了泽溪村之后,因痴迷于下棋,接连对弈了几天几夜,忘记了御命。一日,铁拐李因口渴取酒,不小心解开“龙泉剑”的佩带,结果宝剑就掉在了地上,宝剑落地之处,凿出一处深坑,宝剑却很快不见了踪影,俩人苦苦寻找无果。这时,吕洞宾因未找到宝剑而气愤跺了几脚,没曾想,竟跺出了一眼深潭。铁拐李用脚在水中搅了九十八下,造就了现在飞剑潭的九十八湾。

这个神奇的传说在飞剑潭留下了一个千古谜团——“龙泉剑”今在何处?当然,传说如戏言,且付一笑。然而这山,这水绝对是神工巧夺!

飞剑潭没有想象中的崇山,也没有想象中的峻岭,却有着玉石般纯净的姿态;她没有三峡雄美,也没有西湖秀丽,却有的是那浑然天成,丝毫不加人为痕迹的静谧,不添点滴笔墨的清幽。

清晨的飞剑潭,在微白的天空下,群山苍翠似洗,庄严肃穆。红日初升,白雾泛起,山形飘渺,只剩下青色的峰尖。那一幅笔墨清爽、疏密有致的山水画,立于远方。过了一阵子,白雾散去,那裸露的岩壁、峭石,被朝霞染得绯红,渐渐地又变成青墨色,与绿的树、绿的水相互映衬,分外壮美。

午后时分,乘游艇去往飞剑潭的深处,轻快的游艇掠过清澈的水面,掀起朵朵白色的浪花。这里的水体时而曲径通幽,时而豁然开朗。远望群山,岭谷相间,绵延起伏。库区内岛屿众多,石环挂月、溜剑飞潭、鲤跃龙门等石景形象逼真,每一个景致都有一个广为流传的传说故事。库区四周植被良好,密林环抱,古木丛生,群峰围绕。山水交相映衬,令人心旷神怡。

游艇穿过一湾又一湾,细细数来,竟真的是九十八湾,这难道真的是和传说那样,由铁拐李搅动而来?

游艇时走时停,它走时,破浪前行,向着成功进发的那份勇气,永远不可动摇。它停时,孤舟摇曳,守护稳定的那份执着,永远坚不可摧。观赏那一座座湖中岛,如同亘古的守护者,守护着这方水土,使其免受侵染;领略那一方方岛中湖,如同那些守护者的心,永远的坚贞不渝。一个个俊美的湖中石头,如同跳动的心房,显现了宁静中的无限生机。

大自然的无私馈赠,水利人的辛勤劳作,不仅造就了景区的秀丽优美,还成就了库区的林木茂盛,苍翠欲滴。这里水土保持完好,森林覆盖率高达90%;库区深藏罗汉松、银杏等国家级保护植物20余种。在茂密的森林中,猴、麂、獐、鹿、穿山甲、野猪等野生动物资源十分丰富。畅游库中,时时可见“野鸭衔鱼来去飞,野兽串岗露身影”,这真有“漾漾带山色,澄澄倒林影”的韵味。弃舟登岸,信步湖边,“万倾湖天碧,一星飞鹭白”,满眼秀丽风光,使人陶醉其中。

傍晚的飞剑潭,仿佛被夕阳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霓纱,一阵清爽的晚风扑面而来,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渐渐舒缓,所有的疲惫与倦意都一扫而空。风儿吹皱的湖面,泛起层层涟漪,折射着殷红的霞光,如同撒下一潭红色的玛瑙,熠熠生辉。高空恣意追逐、嬉戏的云朵,倒影潭面,在夕阳的霞光中,泛起斑驳的色彩,彰显着飞剑潭傍晚的喧闹。远处的小竹林闪着绿幽幽的亮光,微风轻轻摇响竹叶,那飒飒的声音,像唱着一首婉转动听的歌。

随行的飞剑潭管理局彭鸿信副局长向我们讲述了飞剑潭的建设过程。体会水利人的艰辛和拼搏,让我对飞剑潭水利风景区有了更深的了解。

飞剑潭水利风景区位于宜春市西北的飞剑潭乡,景区由飞剑潭和上石两个水库组成。两库之间有一条相距5公里狭长的水系相连。 1958年修建的时候,老一代水利人冒严寒、战酷暑,披星戴月,肩挑手推,不畏艰辛,终于在1960年竣工,开始蓄水灌溉。如今,水库集雨面积达100平方公里,库容1.01亿立方米,设计灌溉面积12.54万亩。

雄伟的飞剑潭大坝,是一位集代代水利人心血的巨人。两坝高耸雄踞山间,高峡平湖相映成辉。其中,飞剑潭大坝高33.22米、长174米、宽6米。坐在巨人肩上,看那“石帆挂月”的嶙峋巨石,“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此时便是巨人、明月与我的筵席。我们畅聊所思,举杯对饮,颇有一缕诗情画意萦绕在我们之间,挥之不去。

大坝用它那傲人的身躯,怀抱着12000亩的水面,眺望着32公里外的宜春城,保护着成千上万户民众,为的只是那份“农业灌溉是立身之本,城乡用水是发展之要”的执着。只为那份坚守,它脱离了城市的喧嚣,只获得如此清净,却也落得如此清净。

在飞剑潭,我们访问到一位老人,他叫周新友,已是82岁高龄,他将一生时间都奉献给了飞剑潭。1955年,他参加抗美援朝回国后,分配在宜春市的一个铸造厂的发电房工作。1962年初,周新友被抽调到飞剑潭水库的建设工地。接到命令的当天,他就带着身怀六甲的妻子赶到了工地,当起了水库建设的发电工,负责发电供水库建设照明。由于当时懂得使用发电机的人很少,那时,他经常一个人24小时守在发电机旁,不敢有丝毫懈怠。

水库建设完成后,周新友就留在了飞剑潭,操持着水库的发电事业。当时发电厂房在一坝,而周新友居住在二坝,从一坝到二坝要走10多里山路。周新友每天都是早上6点起床,晚上8点多回家。周新友膝下的五个子女都是在飞剑潭出生的,其中周志、周金圣、周剑飞三个儿子毕业后都回到了飞剑潭工作。

问起周新友的感受,他说,工作没有什么苦不苦,给你的工作,就要做好;其实,我还是幸运的。当年建设工地塌方,有些同事牺牲、有的落下终身残疾。

飞剑潭的美不仅仅局限于旖旎的山水、壮观的工程,还有着硕美的人文。

当你踏足这片土地,整个人都会被此地深刻厚重的禅宗文化所吸引,不禁得想要去追逐,去探索那心中的清净之地。飞剑潭的钟灵毓秀,蕴藏了丰厚的文化积淀,尤以唐宋以来,佛教禅宗文化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开花、结果。

作为禅林五家七宗第一家的沩仰宗,其发源地为宜春仰山栖隐寺。据《宜春县志》载:“太平兴国寺在城南集云乡大仰下,即慧寂禅师修真处。唐会昌赐名栖隐,宋改今额……”其时,太平兴国寺被称为“江右名刹”,黄庭坚、范成大、辛弃疾、朱熹等都曾慕名过寺造访。赵孟頫曾书重建太平兴国寺碑文。其开山祖师慧寂禅师的思想和遗迹,至今仍是人们瞻仰胜迹和休闲游憩的美妙去处。

飞剑潭,还拥有着美丽的红色记忆。

在飞剑潭,流传着一个“一个铜板一碗水”的故事。土地革命时期,白军常来链塘村里抢掠,以至于使老百姓看到军队就要躲起来。1928年11月29日,彭德怀率红军来此修整,却被村民们误认为是白军,老百姓全部躲得无影无踪。后来村东失火,红军奋勇灭火,且不拿百姓一针一线。村民感叹,从来没遇过这样的军队,纷纷开门迎接,送上报恩的红糖水,将士们喝完百姓的红糖水,将铜板放入碗底以表心意。于是便有了这尽人皆知的“一个铜板一碗水”的故事。

近几年来,特别是2004年7月飞剑潭风景区被评为国家水利风景区后,飞剑潭风景区的开发和建设在上级水利部门和当地党委、政府的重视、支持下,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成立了景区开发领导小组和旅游开发公司,并按照“人文——山水——生态”三层开发,点线统筹安排。布局建设“一带 ”即乡村景观带,“八区”即水上娱乐区、道教文化区、综合服务区、水上健身区、养生度假区、民俗风景区、生态涵养区、发展控制区。目前,坝区绿化亮化、环湖公路、电力线路、自来水、旅游码头、接待食宿等基础设施建设也已完成。

“山重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随着风景区旅游产业的逐步壮大,“世外桃源”的飞剑潭必将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