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知识
“河长”来了
发布时间:2017-05-03 11:29:40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姜丽敏

“同志们,各位都是土生土长的广丰人。还记得小时候的水,那个清啊!儿时在水里摸鱼游泳的情景,一辈子都忘不了吧?现在生活好了,水却变脏了。可咱们每天还要喝丰溪河的水过日子。只有把水治理好,大家的身体健康才有保障,老百姓才会少生病、延年益寿。所以,拜托大家记住:治水,不单单是要紧的工作任务,更是积德行善、造福子孙的大好事。”此话出自时任广丰区区委常委、统战部长王建华之口。

2016年3月17日,全区召开“河长制”总河长第一次工作会议,作为区委分管水利领导,王建华从区级总河长那里接过了一面旗帜,上面飘扬着“丰溪河河长”几个鲜艳的大字。从那以后,在会议室、河畔上、水库边,各种场合布置完工作后,他总要发自肺腑地对大伙儿说上几句。话里话外,语带殷切;拳拳之心,令人感动。

上饶市广丰区这座赣东北小城位于江西省最东部,地处闽、浙、赣三省交界处。境内除了江西省五河之一信江源玉山水和母亲河丰溪河,还有枧溪河、十都港、塘边溪、石杉溪、西溪河、东阳溪等十多条流域面积50平方公里以上的支流和160座小(2)型以上水库。实施河长制以来,这座小城设置区、乡、村三级河长,算上乡村保洁员和巡查员一道,近千人成了河流和水库的管家。

“丰溪河长这顶帽子不好戴,份量太沉。”私下里,王建华常常感叹。的确,作为广丰人民的母亲河,丰溪河仅主干段就长达117公里,跨越的乡镇、街道更是多达10多个。虽然河流总体水质尚好,但河道沿线乱占乱建、乱倒乱排等现象仍然纷繁复杂。点多、线长、面广的水系,距离“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目标,可谓“路漫漫”,需上下求索!

当了“河长”,就要“治河”。可如何治呢?

除了打情怀牌,有其他好招数吗?广丰区委统战部会议室,第一次河长制责任单位工作推进会上,众人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外出学习、办班培训”。王建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环顾四周,缓缓吐出八个字。

听似按部就班的八个字,成了拉开河长制工作序幕的头两把火。

“干工作不能稀里糊涂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转”“第一步必须是学习,当河长要接受社会监督和群众投诉,怎么能一问三不知”“去浙江学,那里治水经验丰富”“办培训班,召集区、乡、村三级河长和全体河长制责任单位领导,统一扫盲”……一连串的掷地有声的话语,犹如黑暗中的火花,让大家脑洞大开。

是的,不扫盲,谈何开展工作?2016年年初,当“河长制”这个新生事物如一个新生婴儿般呱呱坠地时,鲜有人听闻过。更有甚者,有人连发音都读不准,硬是把“河长(zhǎng)制”说成了“河长(cháng)制”,令人啼笑皆非。

2016年4月14日,浙江省江山市治水办领导和专家迎来了一行人。碗窑溪一河两带风光美、石明养殖公司生猪养殖整规有一手、贺村镇耕读村治水美村全市先进、新塘边镇日月村垃圾分类处理办法多、贺村第二污水处理厂采用的是最新污水处理BOT模式……浙江省一系列先进成熟的治水经验,让前来考察学习的广丰河长们目不暇接、获益良多,种种关于治水的困惑一一消除。

打铁,要趁热。4月22日,广丰紧锣密鼓地举办了全区河长培训班。偌大一个会场,区、乡、村三级河长、160座水库河长及各乡镇(街道)分管领导、基层水务站长等共计570余人济济一堂,围绕河长制“为何干、干什么、怎么干”的话题,台上台下,氛围浓烈。

“开始镇里说让我当村河长,第一反应高兴啊,觉得真有面子。后来老百姓看到河边公示牌,问我河长到底管啥,却说不上个子丑寅卯,可尴尬了。参加了区里的培训,才知道,当河长原来职责这么多、任务这么重。”说话间,东阳乡龙溪村的女支书周季花穿着一双高筒雨靴正沿着小溪边检查卫生,憨憨的语言,和她脚下的泥土一样朴实。“把水管理好、保护好了,外面进来玩的游人越来越多,来了就在这里吃饭、摘蓝莓、买猕猴桃,乡亲们在家门口也能致富,日子越过越舒心。我这个河长难点累点,又算得了啥。”

如今的龙溪村,稳打稳扎实施河长制、积极创建水生态文明村,如凤凰涅槃将旧貌换了新颜,在方圆百里内声名雀起。

三把火还差一把。唱的又是哪出戏?说来也寻常。

“立即把河长制微信工作群建起来。制定群规,要求各乡镇河长全部加入,定时晒工作动态和成效。”在开培训班的同时,王建华指示河长办工作人员建立全区的河长制工作群,“要想办法让河长们凝神聚气,共同下好这盘棋。”

自媒体盛行的年代,微信工作群不稀奇。可广丰这个河长群,颇有些特点,简单概括就是“高、大、全”。高,是规格高,区委、政府主要领导都在群里;大,是规模大,人数达三百来号;全,是覆盖全,区内主要河流、水库河长、河长制主要责任单位负责人、23个乡镇党政一把手以及重要河流河段的村级河长悉数在内。

自从建了这个河长微信群,区河长办布置工作比从前轻松了许多,有事放在群里发布,再不用一个个打电话,效率大幅提高。各乡镇也卯足了一股劲,今天枧底镇开展主题活动,明天东阳乡徒步河道大排查,周末桐畈镇不休息坚持巡河……你方唱罢我登场,颇有争先恐后之势。

河长制的星星之火,就这样蓬勃开来。

六月的一天,湖丰镇平原水库后山里,一贯的宁静被打破,一群受了惊吓的小猪在林子上窜下跳、惊惶嚎叫。

一台挖掘机停在水库边的养殖场,养殖场的棚顶已被挖斗掀了一大块。一个中年男子在旁边捶胸顿足,另外有四五个人围着他,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什么。

细问缘由,男子姓郑,是当地的养殖户。他家大约从2002年左右开始在平原库区边上养猪,占地约500平方米,年出栏生猪130头左右,效益够养活一家人了。可养猪场紧挨水库库区,这么多年老郑从未采取合理排污措施,生猪粪便由岸上直排入库,对水库水质水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今年,该养殖场被湖丰镇的党委政府紧急叫停。镇、村两级河长多次上门苦口婆心找老郑做工作,并向他下达关停通知书。几番下来,终于协商好待其最后一批生猪出栏后退出养殖并由镇村出面组织拆除。不料,老郑这个人打起了小九九,心怀侥幸,又瞒着偷偷买入一批仔猪,并以亏损为由,反复拖延对抗养殖场拆除工作,逼得当地村支书按最后期限直接叫来了挖掘机和他动起了真格,这才出现了前文说的那一幕。

眼看事情不好收场。电话那头,湖丰镇总河长祝建正得知情况后,立即叫上镇上两名干部,匆匆向事发地奔去。

“嘴皮子都快磨破了,这个理你昨就是听不进去,还好意思吵吵?养猪场排污直接进水库,严重破坏水质,乡亲们都怨声载道。你也是槐芳村本地人,光顾着打自己的小算盘,不管别人用水安全,你说你走出去抬得起头吗?”镇里挂村的干部拂了一把额头的汗,皱着眉头说道。

“树挪死,人挪活。想赚钱是对的,可用不着在一棵树上吊死。老郑,你也算见过世面的人,要学会看清形势,懂得顺势而为。镇政府会大力支持你转型干其他产业,为你支招想辙。你要相信政府,不会不管你的营生,但这水,是乡亲们和子孙们都要喝的,不能由着你破坏。”镇党委书记祝建正后背的汗水已湿透了衬衫,他拍拍老郑的肩,语调从容却不失威严。转而扭头对村支书说:“让工人把挖掘机先开回去,再给老郑一点时间,叫他把这批仔猪卖掉,尽可能拿回本钱,然后正式通知执法队过来拆除。”

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老郑高亢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不再脸红脖子粗,讪讪的,显得有些难为情。

两个月后,从湖丰镇河长办传来消息,老郑家的养殖场已彻底拆除。这个在平原水库边上长了十几年的毒瘤子,终于被摘除。

11月初,还是湖丰。伴随着清河行动的深入,卫星水库边的养猪场面临拆除。

镇河长办人员带着联合执法队,一路沿着大南溪、穿过高铁下,来到了水库边的养殖场。奇怪的是,这里却没有养殖场惯有的臭烘烘,只有水泥坪上晒着一堆堆的油茶籽,反射着太阳的光芒。听说养殖户官军正早已将猪一卖而光,得知镇里要来拆除,专程在家等候。

官军正的老婆是个慈眉善目的乡下大婶。远远看到人来了,她忙不迭地搬出椅子,一边泡茶,一边笑着招呼:“这是我儿子带回来的日本茶叶和进口猕猴桃,大伙儿快尝尝。”

“该关就得关,该拆就得拆。现在大家日子好过了,看重身体健康,对水(的要求)肯定仔细了。不要书记镇长同我们讲,这个理我们也明白,儿女也叫我们别养猪了。不养了,不养了,只要勤劳,干啥不能挣钱养家呢”。官军正一边搭上了话头。

阳光暖暖的,水库面上浮光耀金。按照既定计划,挖掘机轰隆隆开动了,猪舍一片片塌落,化作了废墟。

几十米开外,大伙儿缀着热茶、品着果子,融融地谈天。聊起老官家建设中的农家乐,两口子眉开眼笑,连声说多亏书记和镇长关心,转行才这么顺利。一阵阵爽朗的笑声引来路人侧目,不了解内情的人,还以为今天这户人家在办喜事。

“最大的变化是老百姓的意识变了。搞河长制,开始群众不懂也不愿意配合,甚至不乏有人说些阴阳怪气的话。现在老百姓都明白了,这是政府下决心要留住青山绿水,是大好事。湖丰镇今年下半年投了十几万元整治河塘,建设秀美乡村。水变清了,家家门前屋后干净了,过日子可不是惬意多了,个个高兴着呢。村河长们普遍反映最近水边乱扔垃圾的变少了,原先偷偷摸摸电鱼炸鱼的那几个也没了动静。至于承包水库养鱼的要是胆敢放饲料,不用干部出面,周围的老百姓第一个不答应。”湖丰镇总河长祝建正感慨万千。

水,变清了。人心,是另一道清流。

基层水务站长不是河长,却是河长制工作阵营中最坚实的方阵。

广丰的基层水务站长,大多年届半百。这批人一年到头风里来、雨里去,在堤边坝上渠畔摸爬滚打,给人整体印象就三个字——“大老粗”。

可别小看“大老粗”,都是隐藏着的各色治水人才。

徐光华,毛村镇水务站长,绰号“光花”,脑子活,点子多,是这群“老大粗”里的“才子”。他不但基层工作经验丰富,业务水平也是杠杠地。当大多水务站长还不懂电脑操作时,徐光华已经会熟练使用Word、Excel办公软件了。今年上半年设立河长制公示牌时,他又露了一手,自已运用CAD软件绘制了全镇的河流示意图,一时间亮瞎了大家的眼,也由此巩固了他在乡镇水务站长中的“牛人”地位。

“君住丰溪头,我住丰溪尾,雨天一来到,垃圾飘我家。”2016年5月13日中午近12点,区河长制微信群里,忽地出现了几句打油诗。仔细一瞧,正是徐光华的“杰作”。

“叮咚叮咚”,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徐光华又甩出一组照片、一段文字。照片显示:十都港位于嵩峰乡、毛村镇交界河段鬼车弄坝,岸坡上有一大堆垃圾,和清澈的河水格格不入,十分扎眼。

“据我镇八都村、乌岩村保洁员反应,十都港上游嵩峰乡杨柳村保洁员贪图省事,屡次偷偷将垃圾弃倒在下游毛村镇八都村地界河滩上。每逢雨天水位上涨,垃圾沿河漂流而下,严重污染了下游河道水环境。目前两村之间虽有初步交涉,但问题未得到妥善解决,敬请相关领导予以重视。”

微信群片刻陷入沉默,气氛有些凝滞。

乡镇与乡镇、村与村之间,如何划界定责,是众所周知河长制工作的难点和焦点,前期工作中已逐渐凸显。但谁也没料到,今天毛村镇水务站徐光华会把这个“烫山芋”冷不防丢进了区河长制微信群。

“请嵩峰乡出面解释一下”。丰溪河区级河长王建华率先打破了僵局。

“已赶赴实地核实,立即着手解决”。嵩峰乡分管水利副乡长吴志强几乎同一时间回应。

“马上核实清楚,如属实立即整改。涉事保洁员作深刻检查,各村河长加大日常监管力度。”紧接着,嵩峰乡总河长汪耀光表态了。

“感谢友好提醒,如再发生类似情况,方便的话请用手机即时拍照给我乡,将从速从严处理”。嵩峰的总河长还不忘友好地向徐光华表达了谢意。

“经镇村干部现场了解核实,是周边零星住户图省事夜间偷偷将建筑垃圾倒在此地,目前已清除完毕,并责令巡查员及保洁员加强整改。”约两小时后,嵩峰乡吴副乡长连续上传实地场景,由他带着几名保洁员已把现场垃圾清除打扫干净,并用清洁车运输到规定区域。

一个颇让人头疼的问题,就这样被徐光华以机智、诙谐的方式,巧妙地在区河长制工作群平台上引起了区、乡、村三级河长的注意,快速得到了圆满的解决。事后,不少人朝他树起了大拇指,由衷地说“高、实在是高”。

“世间最难留唯青山绿水于子孙。本人才疏学浅,唯愿尽心回报生养故乡。”——初看这几句文绉绉的话,以为是出自哪个老学究之口。其实不然,这可是东阳乡水务站长管阳华的赤子情怀。

管阳华今年约摸五十岁左右,是个东阳乡“土著”, 在当地工作了三十多年,堪称乡里的一张活地图,也是基层水务站里首屈一指的“牛人”。他不但对乡里的水利基础设施了如指掌,更对家乡的一草一木有着深厚的感情。

自推行河长制以来,东阳乡开展河流综合整治,建造污水生态净化池、建设养殖零排放工程……一仗仗地打,实打实地抓,渐渐成了全区的排头兵和样板。这里边,时常可见管站长鞠躬尽瘁的身影。

“2016年5月7日,周末,小雨。东阳乡政府乡长王青海率乡相关领导和龙溪河沿线六个村的乡村河长,徒步从龙溪村出发,沿线检查河道的卫生、漂浮物、违章搭建、乱堆乱放等,对河岸边的养殖场、排污口,一场一处查看。步行20余公里后,在管村举行座谈会。会上,各村相互之间毫不客气指出对方存在的问题,提出需整改项目和解决的措施。最终由王乡长主持,列出问题清单,现场定出整改措施,量化了监督考核责任制,明确了村与村的交接点,避免了管理的盲区。通过一天的沿河实地行走,彻底摸清了家底。沿途百姓看到后交口称赞:干部务实的作风又回来了!”

“2016年7月16日。清晨近5点,一辆江山牌照货车驶进管村湖塘,为运输生猪车辆。经截停查看,上面并无母猪和仔猪,出示证件属正常与城区屠宰场生猪交易车辆经过本乡,随即放行。并严正警告不得偷运生猪进入我乡,一经发现,即缴获。”

随手翻阅管站长巡河日志当中的两篇,字里行间,水利人“献身、负责、求实”的精神足见一斑。令老管引以为豪的是,今年8月份,国家水利部副部长周学文一行调研广丰时,专程视察了他的办公室,并对他的扎实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

“功成不必在我,功不成必在我。”管阳华办公桌上方挂着一幅字。他说,这就是他的工作信条。

人水相亲天地宽。和煦的太阳洒落在河面上,融融一片金黄,水面偶尔有落叶飘下,营造出油画般浪漫唯美的气息。信江河畔、棠岭港边、丰溪两岸……广丰的河长们默默用行动照亮一个共同的梦,谓之:河畅、水清、岸绿、景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