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知识
戴叔伦
发布时间:2018-01-03 10:17:04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廖艳彬

民间有云:“历数清官,唐有戴公,宋有包公”,戴公是谁?他就是被民间誉为“清官典范”、被朝廷誉为“清明仁恕”的唐中期名臣——戴叔伦。他曾在江西抚州担任刺史,在任期间,他励精图治,教化乡民,重视农田水利,实施均水法,带领民众重修千金陂,有力保障了农业经济生产的进行,为当地的水利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

唐兴元元年(784年)正月,五十三岁的戴叔伦由正六品侍御史升迁为正四品的抚州刺史。

抚州,属丘陵地带,旱灾频繁,当时有限的水资源又被少数强豪垄断,多年来不断发生百姓为争水灌溉而斗殴、仇杀的事。

戴叔伦上任后,找乡访村,了解实情,遂将水利问题作为头等政事,下力整治。一是制定、推行“均水法”,以土地、人头平均水资源,谁都不许搞特殊化,维护了平民百姓的用水权益。二是通过捐资、集资、以劳力代出资等方法解决财政空虚的难题,率领当地民众兴修山塘陂堰、水渠实施,蓄水防旱;对不肯出资出劳力的,亲自上门苦口婆心地进行劝说,反复阐明“今日少予与明日厚取”的关系,并且自己带头捐出每月俸禄的三分之二,感召、带动百姓集中人力财力投入水利工程。三是对那些为了一己私利从中作梗,并暗下通过行贿、找朝中势力施加压力的地方强豪、黑势力,坚决打击,严厉惩处,并运用群众的力量孤立他们。仅用一年时间,便使得抚州一时耕饷岁增、民丰物饶。

戴叔伦施行“均水法”三年,削除了权贵豪富们的部分特权,引起抚州豪强奸佞的强烈不满,他们依托在朝中的关联势力,对戴叔伦进行诬陷加害,朝廷于是派出官员崔法曹前赴抚州推问、辨对。戴叔伦蒙冤“罹谤受代”,退居到抚州北面百余里的钟陵县偏僻之地小天台山开办书院,教授穷人的孩子,等候朝廷发落。得知戴刺史被诬陷,百姓们纷纷站出来,述说他为民众所作出的政绩,至此戴叔伦的廉明和政绩才大白于天下。他“以诚信抚辑,抑权豪,劝农桑,政通讼简;制均水法,万民受益;民以富庶,政绩卓著”的事迹传到朝中,从而澄清了他的诽谤案。唐德宗皇帝特派特使送来玺书,为戴叔伦诏赐褒美“清明仁恕”贤士,褒封谯县开国男爵位,赐授了三品以上官员才能穿的官服金印紫服,加朝散大夫,年薪二千石谷子。

抚州临川郡,辖四县,二万四千户。抚州城地势低洼,故经常发生水患。而作为一个重要的农业地区,水利建设在抚州一直被人们所注重。自唐高祖武德五年(622年)周法猛修筑述陂开始,历任刺史都注意兴修水利,如唐上元元年(760年)地方官筑华陂,大历三年(768年)颜真卿对华陂进行了重修,并改名为土塍陂。而其后不久,土塍陂又被洪水冲毁,河水不能入田灌溉。

贞元元年(785年)七月,由于大旱,新任抚州刺史戴叔伦外出调查,他泛舟于汝水,逆流而上,环顾着原野感叹到:“为什么这里有如此肥沃的土壤,而百姓却不富足呢?”有佃户跪拜而下,向戴叔伦控诉了此地自土塍陂倾圮以来十几年间缺水灌溉的弊病,并陈述了历任官员力图修复而不得的窘境。戴叔伦听后,承诺农户,一定要将陂建好。

于是,戴叔伦下令搜寻旧陂遗址,组织人手四处勘察地形,亲自上阵指挥,并将修陂之事告知给广大乡民,大伙听后高兴而振奋,踊跃参与到修陂的工作中。当年七月,戴叔伦率人兴建冷泉水渠、修筑土塍陂,并改名为冷泉陂。工程重修开始便遇到难题,由于河道地势发生变化,原有的水道大多被沙石泥土淤塞,高出了河水位,戴叔伦摸清情况后,指挥大家备齐簸箕、凿锤,齐力开工疏浚水道,并将两边空地垫高,直至土与江口齐平,如此一来河水得以流进水道之中,水花奔腾在蜿蜒的水道中如一条碧绿的彩带,在穿过一沟渠田埂后,呈现出纵横交错之势。戴叔伦又根据之前的地势勘察,结合田地的分布,分别选定五处修建了陂塘,并配以二十余条导水渠,来控制水势。

当拦水筑坝进入最后竣工阶段,突然一日天昏地暗,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密集的雨水汇集成一条条小溪流进了河里,河水不断上涨,很快汇集成一股巨大的洪流,冲击着正在建造中的堤坝。眼看工程毁于一旦,在这万分紧急的关头,即将跨入花甲之年的戴叔伦卸下繁忙的工作,冒着风雨一路奔波,亲赴现场查看水情,指挥抢险。工地上的民众们看到老刺史亲临现场,倍受鼓舞,抢险的干劲更足了。尽管雨势不减,人们的衣服全都湿透了,但他们顾不上脚下的泥泞,深一脚浅一脚地继续抱起沙土袋和木桩,卯足了劲往堤坝上跑。扛不动了,用手抱着走;抱不动了,就拖着往前走,奋力与时间赛跑!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一个个木桩被牢固地打在了堤坝中,一袋袋沙土袋包被严实地压在河堤上,险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堤坝最终终于顺利竣工。

同时,戴叔伦还组织民众修筑了余干润渓桥和数十条堤坝,以均水利,使许多农田受益,由此解决了水利矛盾,平息了冲突。千金陂的重修,给当地乡民带来了巨大的现实利益,水流顺着渠道奔流激荡,流经四乡之间,灌溉田亩数千顷。沿流三十余里,从此开始没有荒地,有了水源灌溉,乡民都全力劳作耕种。

为了纪念戴叔伦的功绩,抚州百姓在他死后于城东立了一块“叔伦遗爱碑”作为永世纪念;并将他带领下修建的冷泉水渠、千金陂定名为“戴湖”;钟陵县也因他的“贤”而将县名改为进贤县。

不论为官、治学,戴叔伦一贯优秀。他年少时曾拜唐朝著名学者和文学家、状元萧颖士为师,博闻强记,“诸子百家过目不忘”,史称他为“萧门人之冠”。

至德元年(756年),为避永王兵乱,25岁的戴叔伦离开家乡,逃难到江西鄱阳县,次年考中进士,进入仕途。大历元年(766年),戴叔伦得到时任吏部尚书兼盐铁转运使的刘晏赏识,向朝廷上表推荐他为九品秘书正字,并召其至幕下任职。两年后由刘晏推荐,任湖南转运留后,负责湖南一带盐务与钱粮的运输,经营得十分不错。

此后,他先后担任新城令、东阳令、涪州督赋、抚州刺史、广西容州刺史、加御史中丞、容管经略使等职。在他一生任职期间,始终遵循“勤政爱民,廉洁奉公”之理念,忠于职守、情系百姓,取得了卓著的政绩,曾被朝廷两次御赐诗、封爵位,其事迹为后人广为传颂。

他博学多才,还是唐代中期著名的诗人,位列“大唐十大才子”第九位。他在空暇之余,创作了大量的优美诗句,目前能见到的有284首。他主张“诗家之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其诗反映的多是隐逸生活和闲适情调,但诸如《女耕田行》、《屯田词》等也反映了人民生活的艰苦。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金坛知县张翰中将其墓地迁移时,亲自题立“诗伯夜台”(即“大诗人之墓”)墓碑。

贞元五年(789年)四月,戴叔伦上表辞官归隐,六月十三日在返乡途中于清远峡(今四川成都北)逝世,第二年返葬于家乡金坛小南门外县城南郊。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金坛知县张翰中为疏通城内漕河,将其墓地移至南郊高坡,现位于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市金城镇城南风景区愚池公园戴叔伦纪念馆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