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知识
武宁读水
发布时间:2018-06-12 14:54:45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孙丽君




有水的地方就有桥,有桥的地方就有故事。

每每听到武宁的名字,耳朵总是湿漉漉的,眼睛也容易泛起清波。那是一座多情的城,在江西这样的丘陵地区,她天赋异禀,有着少有的大开大阖的姿态。

第一次来到武宁,当车身循着公路桥,在庐山西海的辽阔上空划出优美舒缓曲线的那一瞬间,我便知道自己已经被她深深催眠。

 

 

如玉、如带,武宁的水,恣意汪洋成一碧万顷的西海,低吟婉转成移步换景的沙田河与朝阳湖。

诗经里的画面,在武宁重现。

美好的水敢用数据说话。县水利局的分管领导语气中带着自豪:

“武宁的河湖水常年稳定在Ⅱ~Ⅲ类,庐山西海是Ⅰ~Ⅱ类水,饮用水源水质达标率100%。”

作家张晓风曾说,美,是有系统的,慎重谨敬的、有脉络有缘故的;丑却是草率邋遢,自暴自弃。到了武宁,我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感悟。

在城区,为了实现雨污分流,武宁启动全城覆盖的管网改造,完成了80多公里配套管网建设,县城污水处理厂已完建并投入使用。

在美丽小巧的长水村里,我们参观了一座生态污水处理厂,修长的菖蒲、碧绿的芙蓉莲 ……如果不说,像我这样的外来客,怎么会把它和污水处理联系到一起?

为保护水源,也为保护田园牧歌般的生活,各乡各村,都一一划出了养殖业的禁养区、限养区和可养区范围。

在园区,节能灯饰既是当地的特色产业,更是支柱产业。大量的废弃灯管,意味着大量的汞等化学物。园区对此有专门的回收处理,将毒害与水体做了彻底隔绝。

在水面,从“放水养鱼”到“放鱼养水,人放天养”,发展大水面的清水渔业。投入湖中的鲢鳙等鱼种,清理了水中的浮游生物,降低了水中氮和磷的含量。从此,庐山西海里除了桃花水母这种稀有的“活化石”,还有了这一群勤劳的“水上清洁工”。

 

水清,倒映出岸上的净。岸净,成就了水里的清。

两岸青山皆是树。为了一探瓜源河究竟,我们一头扎进山间,在林海遨游。

林子很静。虫子和鸟儿都把声音藏了起来。一只胆大的鸟立在高大的杉树上。阳光斜射进来,它涂过油彩的羽毛,泛出丝绸般的光晕。

山林是生计。在武宁,以砍伐竹木为生的人聚居在一起,组成了现在的行政村——“林业村”;安乐林场在最鼎盛时期,职工人数多达300余人。

山林还是命。武宁山民多淳朴。听说太平山有位叫明瑞兴老人,前些年,石料商开出10000元的年租,租他的自留山开采石料。签合同时,明瑞兴与对方约法三章,明确要求不能淤塞河道、不能填埋稻田。谁知对方重利轻诺,把废料就近潦草处置。眼看着田地被逐渐蚕食,河床被淤塞抬高,明瑞兴气愤地终止了合同。石料商欲强行采石,老人急了,以身阻挡,说“要炸石先炸死我”。

“禁伐二十年,呵护原生态”,全面封山育林20年,如今武宁的森林覆盖率已提高到74.04%。通过实施“增绿、用绿、护绿”三大工程,武宁县封山育林面积240多万亩,森林资源成为大自然馈赠给武宁的一笔不可估量的财富。

水利系统为良好生态倾注大量心血。河堤加固治理后,项目区22.27万亩的耕地得到了保护。洞口街项目区官田、山口、清江、王埠、潘隆港等5条小流域的水土保持综合治理项目完工,综合治理面积达到34.04平方公里。

枯水最厉害的时候,瓜源河依然水流潺潺。水好,瓜源河的杉木韧性也出奇的好。据说,杉木上面如果落了刀痕,用水浸一浸,韧性基本能自行恢复。好杉木被架在首都人民大会堂上,得了个远近传扬的美名——“瓜源杉”。

 

武宁是水的城、桥的乡。

几次到武宁采风,夜游赏桥都是赞成率最高的提议。我常想:武宁的桥,真是会取巧,借着烟波、水色,把自己变得好看极了。再细想,唱山歌的更取巧,有了水面作天然的音响,声音自然飞得更远。

“吃了糊饭去看娇,大水打掉路边桥,手扶桥墩双流泪,只见桥墩不见娇,打掉情哥路一条。” 山歌多情,大胆,热辣辣。

三百年前,携带者楚风基因的锣鼓和流淌着吴韵血液的山歌,交汇成今天的武宁打鼓歌。只不过,演绎地点从当初的田间地头,转到了今天的桥上。

大大小小,高高低低,曲曲直直。从朝阳湖北岸到沙田河山水广场,在西海湾水利风景区一路游去,会穿过十多座各式各样的桥。

朝阳湖与沙田河本不通畅,是长水堰、新宁堰、太婆堰三座主要的水利工程,将沙田河、庐山西海引入了风景区,成功贯通了朝阳湖与沙田河,形成沙田河、朝阳湖、西海湖三大水域。

这三大水域,水位是依次逐级递减,仿佛由高到低水的音阶。乘着小舟,夜泊西海湾。河流的畅通,让人与人、人与景之间不再疏离。

 

小廖的老家在修水县。几年前,女友考取了武宁的公务员,小廖来探望,从此与武宁结下不解之缘。

踏上武宁的土地,小廖对照少年时记忆中的山水,发觉武宁这座城,如今更净、更美了。女友在这里工作生活,他觉得很满意。

水利局的分管领导说,武宁的老县城,原本是避水而建的。就连穿城而过的沙田河,因为遭到污染,早年也被老百姓看成当地的“龙须沟”,很长一段时间,被人们忽视和遗弃。武宁县委县政府下决心让这条遭污染的水脱胎换骨,将东侧阻碍视线、制造污染源的街面被一一拆除,建成西海湾风景区的重要景观——八音公园。沙田河水被充分利用,用来调节、清洁进而改变内湖朝阳湖。县城跨过沙田河构建起一河两岸水城格局,环沙田河口建成了景色迷人的湿地公园。

“山水有清音”。竹、金、匏、丝、土、木、革、石合称为“八音”。敲敲打打、吹拉弹唱间,武宁的打鼓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入典籍,采茶戏列入江西四大地方采茶戏,傩戏、蛇舞、花鼓灯也因为特色鲜明,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我被热闹吸引,在桥上听戏。

一位老家在武宁的同事知道我来这里采风,特意打电话,不无自豪地介绍:之前温家宝总理都专程来过我家乡,夸我们那里是“山水武宁”嘞!外地的亲朋好友都说,到武宁,空气都是甜的!欢迎来洗肺哟!

我去过南京的秦淮河。从每座桥底下滑过,两岸是书院、茶肆或者古装的舞者,但我更喜欢武宁的夜游。同样是一路要钻过姿态各异的桥,秦淮难免会让人产生时空上的疏离感,而武宁则不然,用当地人的话来说,和三峡大坝一样开闸的武宁大桥很有意思;在武宁湖中心的小岛上打太极很有意思;在船上看岸上的热闹很有意思。

这一路,我细细地打量过去,发现无论是专心锻炼的、优哉游哉散步的,还是聚在一块聊天的,每个人的眉眼和唇角,都流露着淡淡的笑意。

走在西海湾旁,看两岸荧光,次第点亮,聚成眺望水面的万家灯火。清风贴着水面,肌肤生出些许冰凉,而一股暖意,却在心间涌动开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