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魂
中国纪检监察报:达子嘴的苍鹭林
发布时间:2018-11-27 14:24:24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罗张琴


编者按:2018年11月26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新时代副刊刊登了由我厅罗张琴撰写的反映新时代江西美好生态和人民群众自觉生态观的散文——《达子嘴的苍鹭林》。以下为全文转发。



     鄱阳湖上都昌县。离水很近的都昌,日子是长在湖上的。

湖面上从早到晚漂浮着阳光。苍鹭涉水而行,细长的两条脚杆交替着高高提起,弯折九十度,四只带蹼的趾爪蜷缩如拳,稍稍停顿后,脚杆下斜,张开的趾爪如一片嫩叶无声落下,那优美的行进节律仿佛两把小提琴在重奏。飞时,翼展近一米,敏捷又迅速;静时,单腿直立,一动不动,宛若雕像。

这些从南方飞来鄱阳湖度夏的苍鹭不像野鸭、大雁那么喜欢热闹,它们是沉默的王,喜欢将家安在高高的树上。非孵化期,成双成对栖居的苍鹭很像城市里的上班族,除晚上回窝拢在一起睡觉外,白天各忙各的,互不打扰,就连觅食都相距很远,好像两个不相识的垂钓者,静静等着鱼儿上钩,它们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喜欢安静的水鸟了。

达子嘴村的老徐和往常一样,背着手去苍鹭林巡视。

达子嘴村是江西都昌县若干小渔村当中的一个,人不多,只26户人家;面积也不大,倘若置身于鄱阳湖上空三千米的高度俯瞰,不过一只甲壳虫般大小。甲壳虫身上光耀着迷人的绿。杉树,松树,樟树,苦楝树,竹子……长在背后山上的这些树都是达子嘴的老朋友,一代代人被风雨吹老,树却愈发地苍郁繁茂起来。这样一片绿,嵌在银光闪闪的湖面,真是要多提气有多提气,要多好看有多好看。苍鹭纷纷在此筑巢生子,最多的一棵树有鸟巢30多个,真是要把人的眼都给数花了。

年近70岁的老徐说,祖宗传下来的林子起先是不大的,树也稀疏没现在那么多,却也曾住过许多鸟。也许是小渔村当年的日子太过枯燥乏味,先人们没事就去背后山林子里掏鸟窝、拆鸟巢,偶尔还会抓一两只红烧了下酒。鸟的心底弥漫忧伤与愤怒,慢慢就来得少了。传说最后飞离达子嘴的鸟是只乌鸦,在乌鸦“嘎嘎嘎”的凄厉叫声中,达子嘴先后有两艘渔船在老爷庙附近水域出了事,六七口人无一生还。少了鸟声的林子空荡荡的,死沉沉的,许多本来长势好好的树莫名其妙就枯了、烂了,村子里的翻船事故也接二连三多起来,先人们心里惴惴不安。

艰辛、莫测的水上生活使达子嘴人的内心一直都处在摇晃的状态,他们觉得鸟飞走后,达子嘴似乎也失去了某种“庇佑”,越是平静的湖面看着越觉得惊慌,他们时常担忧,一个浪头打来,潘多拉的盒盖被掀开,“魔鬼”会在湖面肆虐。

流动的不安,使他们开始把稳固的山林当作福祉。他们认定背后山是一方宝地,每次出湖前,都会去林子里转一转,跟自己一眼相中的大树抱一抱,祈求平安。

达子嘴人,从此不再轻易砍伐一棵树,甚至折断一根枝。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大自然忏悔,他们全心全意保护好一片林子,等待鸟儿们的回归。鸟是吉祥的化身,百鸟投林的那天,才是达子嘴村真正人丁兴旺、顺遂平安的时候。

二十年前的一个春天,树叶由鹅黄转为淡绿。两只苍鹭在背后山的林子上空悄然盘旋,老徐是第一个瞧见它们的人。金黄的眼睛,橘橙的喙,长长的头颈长长的嘴,长长的翅膀长长的腿,多美的鸟呀,尤其那包裹在狭长如柳叶尖儿的眼睛里滚圆瞳仁,一层虹膜覆盖其上,是哲学家般若有所思的况味。

两只苍鹭停伫于最高的那棵古松,抵颈而语,发出“刮刮刮”的鸣叫,似乎在表达“好吧,好吧,就是这儿啦”。激动不已的老徐长久跪在祖宗牌位前祈祷,祈祷苍鹭能真正留下来。当这对苍鹭在背后山古松上垒起第一个鸟窝的时候,蕴藏许久的那汪水从老徐的眼窝里淌了出来。

鹭鸟在巢里恩爱,每隔一天就有一枚爱的结晶产生。十余天过去,巢里有五六枚蓝绿色的椭圆形鸟蛋了,雌鹭端庄地坐在巢中,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而雄鹭,甩了甩区别于雌鹭的状若小辫子的羽冠,用喙梳了梳“夫人”的苍灰羽毛上覆饰着的洁白如玉的羽翎,张开翅膀外出觅食了,它黝灰的羽毛上散布着的黑斑无比帅气亮堂。

老徐招呼村里几位老庚(同一年出生的朋友)与他一起,每天义务巡林护鸟。苍鹭就是他们的宝,谁也别想伤害到一分一毫。

在老徐心里,苍鹭是有大智慧的。它们不鲁莽、不焦虑、不贪婪,最懂细水长流。肚子再饿,也要先飞到湖汊上空,盘旋、观察一段时间,然后飞到草丛里捉虫投放到刚才观察的水域,捉,投,再捉,再投,直到鱼儿扎堆。鱼越聚越多,苍鹭不再捉虫,转身飞到岸边用长嘴折一根虫子般大小的草秆投进水里。鱼儿以为草秆也是小虫,争先恐后抢夺。坚硬的草秆随着泛起的水花来回漂动,鱼儿根本无法吞下草秆便气急败坏,宁静的水面顿时乱作一团。此时,苍鹭瞄准一条准备去抢食的小鱼,找准位置却不是瞬间起飞,而是先悄悄走到较远的地方再起飞,以袭兵突击的方式迅速将其叼住吞下而不惊动旁鱼分毫。几条鱼下肚,苍鹭饱了,它坚决飞走不留恋。一场动物界惊心动魄的“猎杀”完美收官,苍鹭单腿站立、长颈弯曲朝后将头枕进墨黑的羽毛休息,只剩下混沌的鱼儿,还在没心没肺地抢食那根草秆。

绝顶聪明的苍鹭,自然也懂得达子嘴人的友好,第二年,它们以集群二十几只的方式回应人的善意。达子嘴人高兴坏了。苍鹭在空中衔枝,他们在地上忙碌。忙什么呢?当然是忙着捡拾地上被风雨吹折的细树枝呀。他们将捡来的树枝砍成70公分长短散落在林子四周,方便苍鹭取材营巢;他们组建了以老徐为队长的巡护队,24小时安排人巡林,确保苍鹭不被人猎杀,不被人毁鸟窝、掏鸟蛋;他们栽种了越来越多的树;担心春季鄱阳湖里的鱼不好捕,他们还特意疏浚了六口小池塘,以每家凑份子的方式每年购买五六千斤小鱼投放到池塘里,为苍鹭开设“专属食堂”。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背后山的林子从过去的10余亩扩展成今天的30多亩,苍鹭也从过去的两只聚集到今天的四五千只;二十年过去了,达子嘴人丁越来越兴旺,日子越过越红火,有望成就达子嘴江南第一鹭村的美名。

山水灵秀,有时也不只是大自然的造化之功吧!

苍鹭会心飞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