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秀
赣江千里第一岛
发布时间:2018-03-29 17:11:18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温冬林

赣江,犹如一条长长的彩带,在江西境内贯穿而过。江中,遗落诸多的小岛,像一颗颗璀璨的明珠点缀在彩带上——蜀口洲就是其中的一颗。夕阳带着缠绵薄雾依依褪去,那闪着荧光忽隐忽现的星星,是江上晚归渔家的影子。一叶扁舟,一群鱼鹰,一首民谣,一杯清茶,那便是蜀口洲村民日落而息的真实景象。

人们常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流水的无情冲刷着一切,但也因流水带来了人类赖以生存的肥沃土壤,肥沃土壤堆积成绿洲或平原,成为人类生产生活的根基。当赣江流经吉安的泰和,和当地一条蜀水(也叫梅乌江)交汇时,它们长期以来的冲击作用,就造就了一块12.85平方公里的绿洲——蜀口洲。

蜀口洲因日照充足,四面环水的独特优势,使得岛上各类生物竞相生长。岛上树木郁郁葱葱,各种珍贵树种遍地生长,枝叶繁盛,古樟、古柏、古松、铁树等随处可见。长期水流冲积使得高低不平的地势,长着高矮、色彩不同的丛林、野草,呈现出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岛上高度覆盖的树木,给予各种野生动物以藏身之地,许多珍贵的野生动物栖息岛上。行走在草丛边,会不经意将野兔、野鸡惊起……

好山好水好风光,自古以来就是人们向往的好地方。江中绿洲,自然就很容易受到人们的青睐。南宋年间,一位名叫欧阳德祖的老人在礼部尚书任满后,带着家眷来到庐陵泰和县蜀口洲,见赣水滔滔,土地肥沃,风景优美,便住了下来。他建房屋,辟田地,种上甘蔗和茶。平日荷锄扛犁,闲来读书吟诗。自此,欧阳德祖的子孙在蜀口洲渐次繁衍。大约一两百年后,蜀口洲已成为一个炊烟四起的村庄。

村里人虽然保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习惯,但文化的种子却深埋在蜀口洲人的血液中,只需要来年种子苏醒、发芽、成长,便能在历史的土壤上长成参天大树。

蜀口人根深蒂固的读书人种子终于在明朝永乐甲申年间,随着一声马啸长鸣开花结果了。那年一名差官飞马来报:蜀口洲欧阳俊高中进士榜!一个平常说话咬文嚼字满口之乎者也,五谷不分、四体不勤,常被村里人笑话的人成了天子门生,这让全村人炸开了锅。他们蓦然惊醒于自己是礼部尚书的后代,血液里有读书人的基因。他们从此有了一个高于生活的理想。他们广建学舍,把在田埂上放牛、在老樟树下玩耍的孩子全部赶到学舍读书作对。朗朗的读书声响了起来,在茶林和甘蔗林中回荡。于是,千里赣江,百里蜀水间的蜀口洲上处处有了闻鸡起舞,寒窗苦读的身影。
  学而优则仕。通往蜀口洲的路上,朝廷通报高中的马蹄声纷至沓来:他们有的是兄弟进士,有的是父子进士,有的是三代进士。其中永乐辛丑年进士欧阳哲三兄弟都为进士,时称“三凤”,正德辛未年进士欧阳嵩兄弟八人都名列进士榜,时称“八龙”。从明永乐甲申年至清乾隆辛巳年短短三百多年间,蜀口洲的学子名列进士榜者竟有二十一人之多!

读书成了蜀口洲人侍弄甘蔗和茶之外最重要的事儿,成了他们的责任和使命。四书五经在村里成了畅销书,“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成了老一辈对晚辈谆谆教导时常挂在嘴边的话,“悬梁刺股”、“程门立雪”是村里人讲得最多的故事。爱读书的孩子成为全村人的宠爱,不喜读书的人受到全村人的歧视。村庄到处可见如此动人的景象:夕阳西下,发须凌乱的老者身子斜卧在老樟树裸露的树根上,手捂一杯茶,听着一旁的孙儿奶声奶气的读书声,摇头晃脑,渐入佳境。而他的旁边,是一把刚从肩头卸下的老锄头。

在蜀口洲的村史展览馆,有一幅对联:“蜀口一等人,出忠臣入孝子;洲上两件事,非读书即耕田。”充分体现出古蜀口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优良传统。儒家优良传统在这里落地生根,人们在此繁衍生息。一脉相传的中华文化在这里不断实现更新换代。

水乡人因水的灵动,而变得更加具有水的气息。蜀口洲特有的水文环境,造就了蜀口人特有的水乡情节,也造就了独特的蜀口文化,而独特的文化传统也孕育了独特的乡土气息。

鸬鹚捕鱼,已经远离现代人的方式,但在这里,却保存完整。鸬鹚,也叫鱼鹰,俗称“罗罗鸟”,当地人又称之为捉鱼鸟。渔民将鸬鹚从棚里赶到小船上,然后驾一叶渔舟开始一天的劳作。将鸬鹚驱赶下水,搜寻着江水下的鱼儿,捕到鱼后,鸬鹚会先贮藏在喉囊中,鸬鹚上船后,渔夫用手抓住其喉囊,轻轻一捏,囊内的鱼便逐条转个方向,顺着鱼鳍的方向挤了出来。经过几个小时的劳作,船舱里逐渐堆积起大大小小的鱼,但这里的渔民一直遵循着“年年有鱼”的古法,在禁渔期休养,即使在开渔期,也将一些较小的鱼放回江中,以待来年好收获。鸬鹚疲乏了,渔夫就唤回鸬鹚驾船返航,把船停泊到栖息地,用早已准备好的小鱼犒劳辛苦工作的鸬鹚们。这一传统的捕鱼方式将人与鸟相互协作的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

袅袅炊烟升起,渔舟也在一阵阵鸟儿欢快地拍打水面声中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千里赣江也似乎在此停靠,换取休养生息的机会。村中巨大的古樟犹如一把大伞不仅为村民遮风挡雨,也指引远方劳作而归的人们看到家的方向。

长年累月的风吹雨打,使得渔民手上布满了一层层厚厚的老茧, 生活的重担并没有将蜀口人压垮,他们仍自创或学习着众多自娱自乐的生活方式。虾灯、蜀口品茶便是他们在拥有丰富物质基础上创造的具有独特地域特色的文化,一直流传至今。

“虾蚣灯”距今已有480多年的历史。据初步考证,明正德年间(约1512年),泰和一胡姓官员在云南做官,回乡时,途径四川某地,看过当地表演虾蚣灯,印象极为深刻,回家后就指派人做了一只,并教给村里人表演。由于泰和湖塘清水长流,盛产鱼虾,当地群众素有捕鱼捞虾换钱的习惯,对虾十分喜爱,自然对“虾蚣灯”情有独钟。

“虾蚣灯”由一青一绿两只大虾蚣组成,另配有八朵荷花作衬托。每只虾蚣身长4米有余,身围40公分。分头、身、尾三部分,各由3名演员撑持表演,模拟虾蚣在荷塘中自由自在漫游、弹跳、追逐、嬉斗等活动情状。虾蚣灯画面优美、形象生动,象征人们对自由、美好生活的向往。因此,每逢年过节,村民便聚集一堂,以舞虾蚣灯庆祝丰收、企盼来年幸福美满。久而久之,蜀口特有的虾灯,因其细腻温婉的特质,逐渐流传开来。

茶,在江南一带并不陌生,随处可见。蜀口茶始于唐代,距今一千多年。明成化年间,蜀口洲引进遂川县珍稀名茶狗牯脑,使蜀口茶品质显著提高,成为一方名茶。在蜀口有一说法,“不品蜀口茶就不能说到过蜀口”。这一说法并非指蜀口茶有其它特殊功效,而是蜀口人在品茶时常常率性地嚼着甘蔗,苦与甜的味蕾交叉那会是一种什么体会,这难道不正是蜀口的辛酸历史,这难道不正是蜀口人生活的真实体会。蜀口茶见证着蜀口的历史,在品茶中慢慢品出的是那蜀口的味道、蜀口的人文和蜀口的历史。在品茶中品出了人生的酸甜苦辣,悟出了人生的诸多真谛。

蜀口洲因独特的水文环境,悠久厚重的读书文化,以及清秀朴实的浓浓乡情让人们感触良多,以致被中外专家和四方游客誉为“千里赣江第一岛”。

分享到: